協助10幾歲單親媽媽,重新面對新的人生的職業保姆-「萌香這一家」

在日本板橋區的住宅街有一棟外觀保留昭和時期的民宅。那就是「10幾歲媽媽沙龍」的「萌香這一家」。

職業保母的塚原萌香小姐為中心,這裡照顧許多在年紀比較小的時候就生下小孩的少女媽媽們。

取名為「萌香這一家」,是因為希望這裡可以像是萌香家一樣,而也如同她們的期望,這裡充滿著溫馨的居家氣氛。

不過聚集在這裡的,都是10幾20歲懷孕生小孩,有墮胎經驗,年紀輕輕成為了母親,在一般社會上孤立的媽媽們。雖然數量沒有很多,但也因為如此很難得到政府機關或是學校的協助。

塚原小姐之所以會想要在這理活動,跟她的成長背景有關。塚原小姐在國小的時候父母離婚。跟兩位妹妹,她們一起被爸爸撫養長大。

因為是單親家庭,曾面臨了一些困難,但是塚原小姐的父親從來沒有尋求他人的協助,相當拼命的撫養她們長大。結果導致他差點酒精中毒,失業,精神方面也有點不穩定。

 

塚原小姐滿面笑容的回答我們採訪。感覺到她活動的快樂。

 

“我本身在學生時代也很不穩定,情緒的起伏很大。所以我覺得父母的情緒會很直接的影響到小孩。”

 

在大學時代,她在養護設施打工,看見了不管在什麼樣的生活環境,小孩都是想要跟父母一起生活的模樣,這樣的經驗也影響了她很多。

親身的經驗加上打工時期目睹的一切,塚原小姐決定要成為職業保姆。今年春天,她成為職業保姆以經第三年了,不過她一直在思考,該如何與父母有更進一步的互動、更親近他們,因此除了保母的工作以外,也在「萌香這一家」活動。

因為自己也是這樣過來的,所以想要協助年輕媽媽們;是否有這樣的想法呢?塚原小姐回答我們:「我希望我可以成為姊姊,或是朋友的身分跟她們交流。」

跟媽媽們互動,有很多地方都跟自己重疊,像是「很害怕相信別人」,「會有過度依賴異性的心情」等。雖然跟實際上的程度或許有落差,但她多多少少能夠理解這樣的心情,所以很希望自己可以幫助她們。

 

如何與10幾歲媽媽交流

 

身為職業保姆的塚原小姐,跟媽媽們的交流也是一流的。不過會把小孩寄放在托兒所的媽媽通常都是30幾歲的。所以一開始在「萌香這一家」活動時,還是被兩者之間的差距嚇了一跳。

 

“我一開始很猶豫,我到底該如何跟她們交流。有很多媽媽都不太願意談心,害怕相信別人,或是築起一到心牆。”

 

跟這樣的媽媽們交換LINE,透過日常生活大小事的聯絡,很緩慢的跟她們建立起關係。在塚原小姐聊她過去的時候,她們也會慢慢談到曾經被欺負、虐待的過去,但塚原小姐很小心的處理這些話題,不輕易的表示有同感。

 

跟媽媽們一起彩繪指甲的塚原小姐。這樣無憂無慮的日常時刻對她們來說最重要了。

 

“我也很煩惱於父女關係,但我並沒有被虐待,包含墮胎等我有很多不曾經歷過的事情。所以如果我這時候一直說,我懂我懂,反而會讓她們有反感,覺得你根本不懂還在那邊…,因此我都是很用心的聆聽,認真的面對她們的煩惱。”

 

對前來「萌香這一家」的媽媽們來說,她們通常都是孤立於家庭和學校,就連整個社會也都不太接納她們,因此很容易會覺得她們是不是在一個很嚴峻的環境裡面。而對這樣的媽媽們,塚原小姐抱持的感情是“尊敬”。因此她並不認為她是在幫助她們的協助者。

 

“我很尊敬這些面對許多困難的媽媽們,而我也不是為她們做了什麼事情,我只要能夠跟他們碰面就覺得很愉快。我可以從她們身上得到很多能量,我也很喜歡,碰到她們的時候我都覺得,噢耶!太開心了。”

 

非常喜歡媽媽們的塚原小姐。其中她對一位媽媽特別有印象。那位媽媽是育有兩名小孩的單親媽媽,在一個家庭背景很複雜的環境生活。一開始跟她只有點頭之交,但因為媽媽很喜歡唱KTV,所以在認識4個月之後的某天,媽媽約了塚原小姐一起去唱歌。

聊起這件事情的塚原小姐,彷彿在聊跟她的情人去約會一樣。「平常都一個人去唱歌的她,居然約我去唱歌耶!」她很興奮的跟我說。

那麼,這位媽媽-N小姐,塚原小姐對她來說是怎麼樣的一個存在呢?答案是在最近有一位板橋區議員探訪「萌香這一家」的時候,從不禁意的對話中發現的。

那時候剛好塚原小姐不在位置上,而區議員「塚原小姐對你們來說是什麼樣的存在呢?」的一個問題,她回答「是可以很放心見面的存在」。塚原小姐事後聽到這個答案,她真心覺得很開心。

 

在萌香這一家一起煮飯,對孤立的媽媽們來說也是很珍貴的時間。

 

乍看之下,她們的關係是協助者與被協助者,但其實N小姐非常獨立自主,像是當塚原小姐在沙龍煩惱要買什麼材料來煮時,N小姐會提出建議說「買這些就可以了哦」。彼此能夠這樣非常自然的生活在一起,對從家庭、社會孤立的媽媽們來說,真的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營運萌香這一家的PIECES

 

營運萌香這一家的,是致力於解決被孤立小孩問題的「NPO法人PIECES」。塚原小姐是「PIECES」培養的社區年輕工作者(Community Youth Worker,簡稱CYW)。在PIECES當中,培養了許多能夠與小孩互動的CYW,塚原小姐是PIECES培養的第一期CYW,也是現在有在活動的8位CYW的其中一位。

CYW會在半年的期間,實際去跟小孩互動交流來累積經驗,然後在回顧論壇上來發表意見,不斷累積身為CYW必備的知識與溝通技巧。

 

“我呢,只要跟媽媽們失去聯繫,就很容易沮喪,常常會想我是不是說錯什麼話了,一想就是兩三個月。”

 

CYW齊聚一堂的回顧論壇中,其他人就會針對塚原小姐的事情發表意見。而透過這樣的意見交流,塚原小姐就能夠比較釋懷,對媽媽們的看法也會有所不同。塚原小姐說,跟學習從別人的角度看事情,可以學會很多與不同小孩溝通的技巧。

另外她們也會和外部的團體、企業的業務部門合作,學習如何達到雙贏的局面等。塚原小姐表示能夠學到業務方面的技巧也很有幫助。

外部的團體和企業,通常都是想要與10幾歲的媽媽們有接觸,但無從找起的狀況,所以「PIECES」剛好幫他們填補了這一缺塊。現在他們所使用的「10幾歲媽媽沙龍」的民宅,也是塚原小姐獨自去交涉,順利獲得協助的一個案例。

塚原小姐成為CYW以經10個月了。一開始對自己沒有自信的塚原小姐,與「PIECES」相遇後,跟各種不同的媽媽們接觸,將會一起活動的第二期CYW學員們也開始參與,她開始希望為了能夠跟更多的媽媽們接觸,想辦法讓政府單位認識他們的活動,請在「萌香這一家」的媽媽們介紹朋友來等額等,希望可以更積極的加入小孩們的社區。

在「萌香這一家」,為了各種繁雜的手續,她們會聯繫區公所,或是協助就職,幫助她們考高中學力檢定或其他檢定等,積極協助媽媽們的各種需求。有保姆執照的塚原小姐以外,也有社會工作者的協助者。

會來這裡的媽媽們,都有被欺負、虐待的經驗,或是跟異性有衝突,會有自殘的傾向等,有些抱著很大的問題。不過一開始很害怕與人接觸的媽媽們,來到「萌香這一家」,對她們來說是很重要的第一步。

 

不過塚原小姐卻遲遲無法對自己有自信。

 

“以前都會很在意別人怎麼看自己,沒有辦法下定決心。不過那真的是很自私的想法。

為什麼我想要在「萌香這一家」活動,是因為我很希望那些媽媽們可以有更多交流然後活得更精彩。當我這樣想的時候,我就發現我何必要去在意別人怎麼看我呢?”

 

為了將他們的活動傳播出去,視野越來越廣的塚原小姐,從她的表情上可以看到那麼一點的自信了。

 

在萌香這一家門口燦笑的塚原小姐。這裡真的降像是她的家。

 

幾乎有100{af10082fb0a20f77a292629c3ad4d5efdf2caa591a4550e145119cceada1ed55}的國中生都會升上高中,考進大學的百分比也越來越高的現代社會中,10幾歲就生小孩足夠成為被孤立的原因。不過要如何跟那些媽媽們有所連結,不讓他們孤立。現在的社會體制還不能算非常健全。

不過還是有像「PIECES」等的團體、塚原小姐這樣的人,10幾歲生小孩這件事情不該被社會孤立,應該也要像其他媽媽一樣被祝福,一起來關心一個新生命的誕生與成長。

 

“「萌香這一家」的好處,就是小嬰兒的樣子成為了與媽媽關係的一種基準。當嬰兒過的很好,媽媽也會很穩定。所以我們跟媽媽們保持聯繫,媽媽也跟嬰兒連在一起。包含母親,我們也可以一起追尋嬰兒的成長過程。”

 

帶著滿面笑容的回答說,希望接下來可以「半永久的參與這活動!」的塚原小姐,她同時也表示,「在該媽媽撐過最辛苦的這段日子以後,我希望我們可以成為,當她們遇到困難時我們可以隨時幫上她們的存在。」

因為自己的成長背景,也克服了總是沒有辦法很有自信的自己,努力把「萌香這一家」打造成為10幾歲媽媽與其小孩的家的塚原小姐,現在正累積著經驗,一步一步在成長當中。這是她的夢想,也是支撐她的一大力量。

「萌香這一家」的計畫,從嬰兒長到大人,是個很漫長的計畫。「PIECES」背負起這責任,希望許多年輕媽媽與小孩可以幸福成長,也希望可以有更多一點人,能夠有關愛的眼神來關心她們。

 

– INFORMATION –

希望您可以一起來捐錢!- 【PIECES PROJECT】希望這社會可以讓10幾歲媽媽們可以活得更像自己。

 

閱讀完此報導,想要一同來協助「萌香這一家」的朋友們,請參閱此頁面。現在在雲端集資「CAMPFIRE」上,正在募集「萌香這一家」的活動協助。十幾二十歲的媽媽們,一個人努力想要撫養小孩;她們正在等待您的協助。

https://camp-fire.jp/projects/view/21597

 

*本文章圖片及文字皆經greenz.jp授權刊載

*原文出處:2016.04.26網址

留下您的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