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有障礙到無障礙的社會 福井佑實子研發「慢炒洋蔥醬」帶來改變

把淡路島有機栽培的洋蔥,不加入任何鹽巴、調味料、油,花慢慢時間炒成焦糖色的「慢炒洋蔥醬」。把洋蔥原本的甜味充分的炒出來,吃起來還有那麼一點類似蘋果的香味。

在全國的有機餐廳、「守護大地會」的有機宅配、百貨公司等都能看見它,料理的專家也都給予高度肯定的此商品,是由身心有障礙的人們前往的福址設施所製造出來的。其實,「慢炒洋蔥醬」是為了讓有障礙的人能無障礙的工作,而被企劃並開發的產品。

從企劃開始,一手包辦作業環境、品質管理的,是創造出讓身障者可以工作環境「plusligion有限公司」的福井佑實子小姐。開賣10年,我們重新採訪了「慢炒洋蔥醬」所提示的可能性以及關於現在的事情。

 

福井佑實子(Fukui Yumiko)

Plusligion有限公司社長。在民間企業,國立大學產學聯繫組織勤務工作之後到了現在的職位。將「融合」當作關鍵字,活用領域橫斷性網絡來確立身障者也能夠工作的環境。以跟農業領域的合為例,開發了「Onion Caramelises慢炒洋蔥醬」。擔任過大阪府第4次福祉計畫策定委員(2010-2011)、農林水產省6次產業化計畫者(2012-現在)、Universal社會創作賞‧兵庫縣知事賞(2013)。

從田地到餐桌。創造大家都HAPPY的情境。

Plusligion是將「ligion = 融合」做為關鍵字,透過橫跨不同領域的網路,以「商業模式來確立身障者的工作環境」為目標的公司。「慢炒洋蔥醬」是該公司的食品事業開始的。

為了創作出身心障礙者也能工作的環境,首先考量到的是創造出「參與的人大家都能變HAPPY的情境」。成為原料的有機洋蔥,是從土壤開始花時間調配的,卻因為不符合市面流通的尺寸而被廢棄的洋蔥,她們將它以正當價格收購,也幫忙解決了農家的困擾。

慢炒洋蔥醬的製作過程 ①在淡路島栽種有機洋蔥。圖片是農家正在採收有機洋蔥的樣子。
在豐腴土壤長大的色澤光亮的有機洋蔥!

在加工有機洋蔥的現場,分析工作人員的障礙特質,並且以「合理的考量」來分配工作,徹底的準備好可以讓他們發揮的工作環境。舉例來說,針對「透過視覺來學習」的特質就會「視覺化各種指示」,針對「會正確、確實執行」的特質,就會「把作業詳細分類,標準化」等等的考量。

慢炒洋蔥醬的製作過程 ② 「將洋蔥切片」,他們引進機器,把洋蔥切成相同的厚度。
慢炒洋蔥醬的製作過程 ③ 引進「炒」的機器,將洋蔥慢慢炒成黃金焦糖色。

如果對「看」這件事情有障礙,戴上眼鏡就可以從「有」障礙變成「沒有」障礙。輪椅是將「移動」這件事情從「有」障礙變成「沒有」障礙一樣,針對某障礙的共通點去改變環境,自然而然那個障礙就會從「有」障礙變成「沒有」障礙了。

「慢炒洋蔥醬」的製造現場,不僅會掩護這些障礙所帶來的短處,同時也成功發揮了他們的長處。

再來,plusligion挑戰「慢炒洋蔥醬」的,是因為受到福祉設施的邀約,針對有障礙的人們,為了讓地方也能夠達成當時國家在推動的工資倍增計畫,創造出可以支付工資的福址設施的工作才開始的。他們將每小時要支付的作業單價整理出來,並且對身心障礙者也採用相同的方法。

生產者(農家),加工者(身心障礙者),製造現場(福祉設施的人們),以及消費者。創造出讓這4者大家都能HAPPY的有機生態系。這就是福井小姐想要在plusligion實現的工作。

10年零客訴的商品秘密

「慢炒洋蔥醬」從一開始就當作一般流通商品販售。10年內都沒有不良品,也都沒有客訴及退貨。這是在食品業界相當驚人的事情。

不會把不良品送出去,是因為我們增加檢品過程,在出貨前會把不良品都挑出來。然後發現問題的話,就會立刻分析問題原因。因為「身心障礙者在製作所以有不良品」這種理由絕對是零。跟有沒有障礙沒有關係,通常都是一點小疏忽導致不良品。

員工的研修,託給他們的客戶之一,因嚴格的品質管理而聞名的「守護大地會」。他們表示「慢炒洋蔥醬」的製造現場,「幾乎沒有因為身心障礙者“不守規矩”而導致的人為疏失」,受到高度肯定。

咖哩、湯等,加在平常的料理裡面為到會提升許多!還有由餐廳師傅所寫的,使用「慢炒洋蔥醬」的食譜呢!

當然,這樣的成績並不是一天就達成的。

尤其是在一開始的時候,遇到了問題就停了下來,透過不斷的開會與討論,福井小姐說「我們不知道改了幾次的作業順序說明書和視覺化立牌」。

 

舉例來說,我們以為填滿是一件他們擅長的作業,但是開始之後,透過作業分析發現他們花了很多時間在上面。

我們在開會時尋問理由,才發現原來他們「過度小心細節」,以至於作業太過仔細而緩慢。當我們引進讓可以快速且正確填滿的道具,像是漏斗,他們工作效率就變好多了。

就算把環境弄得很完善,福井小姐表示,「合理的考量最後還是要配合每一個人。」在福祉設施中每一位職員的細心協助,也是支持此成就一大因素。

在慢炒洋蔥醬上花了10年的理由

現在,福井小姐為了下一步,著手於開發湯類商品。那就類似在「慢炒洋蔥醬」時使用不符規格的洋蔥當材料一樣,為了能夠活用在產地變成廢棄物的有機蔬菜、不符規格的有機蔬菜的商品。菜單的開發以經在進行了,預計近年夏天整個商品企劃會開始。

 

為什麼沒有一開始就研發比較容易製作的湯,而是研發只能當作料理調味料的「慢炒洋蔥醬」呢?

我們會選擇「慢炒洋蔥醬」當作最初的商品,是因為「沒有爆紅的是商材才能夠放心的去研發」。「慢炒洋蔥醬」的出貨量以整個食品業界的標準來看不算多,但是以身心障礙者福祉設施的產品來說卻不算少,是一個剛好的量。

從一開始就有把湯商品的研發放在腦海裡的福井小姐。她說「沒有想到研發第二種產品會花這麼多的時間。」

一開始想,第一年先把據點弄好,第二年開始複製,就能夠簡單又快速的發展。想說在第一個據點把該弄好的作業程序都弄完整,在第二個福祉設施也可以相對容易的展開。不過我們開始第二個據點的時候,決定要跟第一個地方一樣從零開始。

因為只要一急,就會壞掉。不管是SOP還是作業說明書,都必須跟設施的人一起製作,不然不會變成他們自己的東西。食品衛生‧品質管理,如果沒有「我們自己來守護」的心態,真的很危險。

另外,他們雖然把商業的手法帶了進來,「在福祉的領域來說,又不能只顧慮到商業性而優先了事業」的問題。「為了賣更多,所以要提高生產效率」,在福祉的現場這樣無法成為他們的動力。

在商業的世界裡面,如果得到了一件大契約大家都會很開心吧。不過如果是身心障礙者的工作地方,他們往往不會覺得「為了賺錢多少拼一點沒關係」。我們會先考量「會不會成為他們的負荷」。重要的是,身心障礙者能夠累積一點一滴成功的經驗,成為他們可以放心工作的場合。

聽著福井小姐的話,感覺身心障礙者的工作場所,充滿了許多我們「工作」必須要重新檢視的視角。

本來就不是說什麼工作都應該以「賺錢」為最優先考量,很多事情都是「急了就容易壞掉」的。不是使用別人做出來的作業程序,反而自己寫出來的作業程序,才有辦法真正成為「自己的東西」。

不是去勉強適應不完整的社會系統

「慢炒洋蔥醬」現在,由在神戶市內「社會福祉法人YUWA福祉會」的就勞移行支援支援事業「野草莓會」的食品加工部門製造。製造者,都是為了社會參與而踏出一步有身心障礙的人們。對他們來說,跟社會最一開始的接觸,就是製造「慢炒洋蔥醬」。

在福祉設施之中,有些不容易讓他們感受到,自己擔任的作業在社會上擔任什麼角色。不過「慢炒洋蔥醬」,可以很直接的感受到「我們製造了幾個然後要出貨到哪裡」這整個流程。可以體會到自己的工作在社會上扮演什麼角色,所以對工作的責任感也會慢慢增加。

認識在社會上自己的角色,然後體會自己對社會有所貢獻,也讓他們身心障礙者慢慢恢復自信。福井小姐分享了在東日本大地震受災區支援市場時,訂購「慢炒洋蔥醬」的故事。

接到了比平常還要多的訂單,雖然有一點勉強了大家,不過「大家一起加油!」這樣的經驗好像很正面的影響了他們。在精神方面有障礙的人,通常都是對父母或是社會,甚至是自己的過去感到愧疚。

福祉設施的職員告訴我說,在這樣的情感當中,受災區支援這樣的活動,讓他們感受到我們正在協助別人的感覺,成為了他們日後的一大動力。

另外一方面,福井小姐也在跟協助精神障礙人的設施接觸之後,開始重新思考社會系統、價值觀等的問題。

現在的社會系統並不完整,現在的價值觀也不是絕對的。不過,在工作的時候就必須考慮「如何在不完整的社會中適應」。精神有障礙的人,因為心裡生病所以沒有辦法適應社會,我認為社會也必須要改變,或許我們需要更多與以往不同的生活方法。

農業、福祉和工作方法都包含在內,創造有機的生態系

福井小姐現在也擔任農林水產省的第6次產業會企劃者。

「6次產業化」是指,農業和漁業等的第一級產業的生產者,開始把視野擴展到食品加工(第二級產業)、流通‧販賣(第三級產業)等,讓所得增加的意思。福井小姐的專業是有機農業‧有機農產品加工和醫福食農的聯繫。尤其是負責與有機栽培的農家做聯繫。

因此福井小姐常常被問說「福井小姐的工作是福祉還是有機(農業)啊?」福井小姐會回答「兩邊都算是吧。」

之前的plusligion都是宣稱「為了製造讓身心障礙著也能工作的工作環境」,但我覺得之後可以改成「為了製造有機的生態系」。不管有沒有障礙都能夠彼此協助,想要集中在這樣的一個有機生態裡面。

2016年,IFOAM(國際有機農業運動聯盟)提出了「有機3.0」的想法。這是為了要讓社會持續下去,耕作方式、做法、吃法、買法、工作方式等全部都是相連的,所以來重新檢視一下有機的生活方式。就是把仔細分類的領域再統整的概念。所以我認為不管是「福祉也好農業也好」。

IFOAM「Organic 3.0 for truly sustainable farming & consumption – 2nd Edition」。把5個領域20個項目串連在一起,製造可以持續的社會。

有機3.0之中,可以說包含了把「有」障礙改變成「沒有」障礙的過程。包含重視每一個人而去製造工作環境、製造不浪費農產品和水產品的物流、在適當的價格購買物品等等。

要把這些事情全部都實現,真的是那麼高的理想嗎?

不過世界上有越來越多人發現「為了什麼而去放棄什麼」這樣的想法,其實是沒有辦法改變的。一點點的變化累積,慢慢就會成為一大波浪,成為改變社會的力量。相信這其中的聯結,就是開始的第一步吧。

「慢炒洋蔥醬」,就是一個從生產到消費的每一個過程,都完全沒有去妥協的例子。或許我們可以把這個剛做樣本,讓我們也走向「有機生態系」呢?畢竟我們每一個人都擁有把「有」障礙改變成「沒有」障礙的力量。

備註及參考資料

留下您的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