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民合作越來越頻繁的小布施町:不只有栗子和家庭花園Open Garden

各位知道小布施這座城市嗎?

小布施是在長野縣內面積最小的一座城市。人口大約一萬一千人,每年平均會有100萬人以上的觀光客。小布施被喻為打造地方城市的“前衛城市”。對以「地方」為舞台在努力的人來說,它一路走過來的經歷當中,相信充滿了許多的提示。

greenz在這樣的小布施町舉辦以「在地方生活」為主題,三天兩夜的「社會設計營」。

這次的報導,我們採訪了一位「先進的地方區域」的小布施擔任打造城市的,慶應SDM‧小布施社會設計中心研究員‧大宮透先生。寫下在2016年3月舉辦的營隊中,他告訴我們的故事。

 

雖然很小,但是充滿魅力的小布施町

小布施町,到底是經歷了什麼樣的歷史呢?在開始談打造城市之前,先來回顧一下。

前來拜訪小布施的人,一開始就會愛上美麗的街景。它保留著古色古香的日本風情,卻同時帶給人非常俐落的印象。而城鎮的主要機能都集中在市中心,是一個非常方便的小城鎮。

城鎮的中心,連接北齋館與高井鴻山紀念館的“栗之小徑”。在「街道修景事業」之中修建而成的行人步道。由於地面鋪滿了栗子樹的磚塊,才會命名為栗之小徑。(提供:TATSUYA INO)

 

周圍有美麗的里山景色,使用腳踏車或是汽車的話,可以很輕易的到達附近綠意盎然的果樹園或是山腳邊。

 

沿著千曲川的櫻花樹。(提供:TATSUYA INO)

在講解小布施歷史時,不能遺漏千曲川和松川的存在。會這麼說,是因為小布施本身是由松川不斷氾濫,土砂堆疊而成的沖積扇地型。而小布施位在松川與千曲川會合的地方。因此,現在的地名「小布施」,據說是源自於瀨交會的地方「逢瀨」。

酸性很強是松川的特徵,是生物幾乎不能居住的環境。因此小布施的土壤整體而言也是屬於酸性,稻米等的農作物很難生長。但在600多年前,居民們發現偶然之下被帶到小布施的栗子非常適合生長於此地,開始了栗子的栽種。二戰之後更擴張至栽種頻果、桃子、梨子、葡萄等其他果樹。

小布施的特產,栗子

江戶時代,在千曲川上使用船隻的交通非常發達,因此成為經濟和交通的中心,時常會在這裡開辦市場。

因為這樣的地緣關係,江戶時代後期開始有豪農豪商。其中最有名的便是高井鴻山(Takai Kouzan),他招待的葛飾北齋常常來小布施逗留,在此地留下了許多作品。這就是為什麼小布施會因「栗子和北齋」聞名全國。

 

「打造景觀之都」的開端

在江戶時代很繁榮的小布施,但在明治時代以後開始慢慢落寞,人口不斷減少。為了阻止狀況惡化,在1970年代開始了第一期打造城鎮計畫。

當時以町長所主打的「農葉立町,文化立町宣言」為根基,在1976年建造了收藏葛飾北齋作品的北齋館,成為了文化振興的重要角色。

北齋館外觀

北齋館意外地成為了熱門話題,湧入了許多觀光客。而許多賣栗子、栗子餅乾的商家,便快速將店鋪開在北齋館附近的市中心,促成了市中心的熱鬧景象。1970年代後期至1980年代前期,小布施對外的印象逐漸被建立了起來。

當開始有人潮聚集之後,北齋館周圍也開始跟著重新建設。當居民的意識高漲,行政單位便全面地支援。這就是1980年代前期開始的「街道修景事業」。

街道修景地區的樣子

重視街景的意識,進入90年代後,在以花朵建造街道的風氣下也持續下去,進而開始有許多家庭“開放自家庭院”,組織家庭花園Open Garden。

家庭花園Open Garden放著“Welcome to My Garden”的看板

很有趣的是,居民都非常積極參與城鎮重生當中。行政單位開始做之後,居民們會有很積極的反應,行政單位接著繼續輔助居民們。官民一體共同打造城鎮,形成了一個良好的合作關係。

 

不要把城鎮擴大。尋求自立自強的打造城鎮之路

 

2000年之後,開始了打造城鎮的第二期,是因為有了由國家主導,鼓勵市町村合併的政策-「平成大合併」。在這政策之下,選擇不合併的小布施,決心走向自立自強的打造城鎮之路。

2006年,居民聚在一起思考政策等課題的「打造城鎮委員會」成立了。依照需要討論的主題分不同部,每一個月都會固定開一次會,再將幾次開會討論的結果送給地方政府。這就是小布施與其他城鎮最大的不同,他們有了可以將民意直接反映給地方政府的機制。

2009年開幕的町立圖書館「町圖書TeRaSo」。如何建設等的議題,由包含居民在內的實行委員會執行。

不僅仔細聆聽居民的聲音,地方政府也跟大學等的研究機構、町外的企業等積極合作。現在打造城鎮的新目標,便是如何交接給年輕世代。

而領導這些改革的「年輕人」、「外地人」,就是慶應SDM‧小布施町社會設計中心研究員的大宮透先生。從2012年開始,參與了小布施青年會議的成立及營運,每天都為了小布施町,奔走於地方政府與居民間。

 

大宮透先生

第一次來小布施,是還在就讀大學的2009年。他以日美學生會議的一員,來訪小布施。

“小布施接納了日美學生會議,共計72位日本人及美國人的成員。當時去過了國內四個都市,但他們招待我們的方法,連同地方重生的樣子一起,令我印象非常深刻。”

 

「全部交給你們,為了這裡你們隨意的去試看看吧!」

 

之後,專攻都市設計的大宮先生,在準備要考研究所的時候發生了東日本大地震。他開始每天前往陸前高田,和教授一起協助「陸咖啡(Riku Cafe)」等,積極賑災。

協助了「陸咖啡(Riku Cafe)」的創辦之後,他回到故鄉的群馬縣高崎市,持續著各種打造城鎮的活動。但他也說,他一度非常迷惘,不知道該做什麼工作,也不知道該把自己定位在什麼樣的位置。

“在對自己來說是個全新的地方,透過蟲眼睛、鳥眼睛的視野,協助地方市民的活動。正想著希望可以進行一種,周旋於整體的行政政策和實際的狀況中的工作。此時,小布施的市村良三町長剛好打了通電話給我。”

在人生道路上迷路的時候,剛好打來的一通電話。內容是關於,想要舉辦一場日本版的達佛斯論壇,可不可以協助。町長說,早在日美學生會議之後就想要舉辦了。

“三天兩夜的日美學生會議,最後一天有「打造城鎮論壇」。當時的學生不僅誇獎小布施,也非常直率的說出了「這裡一點也不有趣」「這樣改變會好很多」等的意見,町長覺得非常有趣。

接著町長覺得有更多的年輕人、外國人來到城鎮裡是一件好事,因此在會議之後馬上就有提到「在兩三年後想要舉辦類似日本版的達佛斯論壇,到時候要不要一起來幫忙呀」”

接受邀約後,大宮先生來到了久違的小布施。經歷了幾次的討論後,町長決定舉辦跟達佛斯論壇有些不同,一個獨特的「小布施青年會議」,並且將此計畫,從籌備到營運,全權交給大宮先生來處理。

小布施青年會議的模樣(提供:小布施若者会議)

 

小布施青年會議的模樣(提供:小布施若者会議)

會議告一段落的是2012年10月,剛好是研究所第二年進入尾聲,也是必須決定未來怎麼走的時候。

“在回顧自己的時候,發現小布施很有趣。進行一個計畫的時候,有議員在場,有居民在場,連不是居民的人也在場。很多人吵吵鬧鬧的,討論著自己的意見,我覺得很難會有這樣的場合。

我從這樣的小布施學了很多,並把希望可以從事替城鎮有所貢獻的工作告訴了町長,他就跟我說「大宮啊,我把全部都事情都交給你。你就照你想要的去做看看」。”

町長是認真的嗎?他每天這樣想著,並且把想要做的事情做成了40本的企劃書(!),拿給町長看。接著就開始接受委託,大宮先生的打造城鎮就開始了。

 

大宮先生在2012年底移居到小布施,現在以與小布施有合作的慶應SDM的研究生的身分進行活動。

實施高中生的夏令營、輔助居民商家的助成制度、從小布施青年會議中誕生的第二町民制度(一個參加小布施的活動之後,就會開始定期收到小布施的訊息,以及一些年度活動的邀請等的制度)等等,他說,與各式各樣的人一起創造網絡,並且實現在小布施想做的事情,這就是他的角色。

 

增加「想為了城鎮做點什麼」的人

他說,現在整個計畫不再是努力舉辦各種活動的階段,已經進入了選擇核心來重點投資的階段。

“現在正是最有趣的時候。到目前為止,我和成員們都還摸不太清楚小布施下一步需要什麼,算是屬於不斷擴張人與人之間網絡的階段。

經歷了這3年的活動,總算是看見了有什麼課題、什麼活動需要長期持續等,感覺上是開始進入能夠更具體進行計畫的階段了。”

「在小布施社會設計營」中,大宮先生帶我們參觀市中心。

大宮先生希望,小布施未來是什麼樣的城鎮呢?

“我希望它能夠是一個,居民們都有著想要不斷創造新東西出來的城鎮。

如果只顧慮到自己舒適的話,有一間美味的咖啡廳或許不賴,但最重要的還是人際關係。

所以,必須創造對城鎮和居民彼此都很舒服的關係,擴張想要做這個看看的想法。當居民想做的事情,可以在想要的時候實現,居民們勢必會更加積極地參與其中,我希望它會是如此的城鎮。”

 

能源問題,當作是城鎮的課題來探討

 

在思考小布施未來的時候,能源問題成為核心議題。小布施將如何捕捉能源問題,並且面對可再生能源。

針對此問題,也是透過「小布施風格」,與市內外的居民、專家們一起討論,什麼能源適合小布施、若要設置太陽能板什麼地方適合等,他們從2011年在「小布施能源會議」中就開始討論了。

小布施能源會議的模樣。看著地圖,探討何處適合設置太陽能板。

 

這樣關於能源的調查,進而使居民重新認識地方歷史;太陽能版的設置地點,也讓居民們更重視整個城鎮的街景。

其實小布施不太適合風力發電,加上土地面積小的關係,太陽能也沒有辦法提供足夠的能源。在思考如何轉換成可再生能源的時候,遇到了許多難題。

現在已經專注在,利用燃燒修剪果樹時的樹枝來提供熱能的再生能源,以及將以前使用的水車重新利用的水力發電。往後將會更進一步的推向事業化。

花時間不斷的討論,重新利用縣有的資源來創造能源,小布施正朝著新的目標前進著。

在農村部廣大的果樹園。會有許多修剪後不需要的樹枝。

greenz主辦的「小布施社會設計營」中,也有參加者對町長發問。

「針對打造城鎮已經算非常投入了,為什麼要參與被稱為是弱點的可再生能源呢?」而町長如此回答:

“電力,我們一直以來都覺得是在一個離我們很遙遠的地方製造的。不過我就在想,這樣真的可行嗎?

超越既有的觀念,雖然說要將所有電力都以可再生能源取代有點困難,但至少在地方政府、學校能以之取代的話,或許可以讓居民感覺到,其實能源問題離我們很近。”

市村良三町長

將新的價值觀融入其中,並不斷超越自己既有的價值觀,然後將生活改成自己的事情。這兩點,彷彿就是小布施不斷更新著“現在”,成為打造城鎮的前衛者的關鍵。

社會設計營,田野調查中的一張。小學的校區也是開放空間,可以隨意穿越。小學生們從窗戶(左上)很友精神地跟我們說「你好!」

回頭來看,從70年代的打造城鎮開始,小布施一直都是居民對地方政府的動作有所反應,加上地方政府支持居民想做的事情,如此的互相合作。

讓小布施的人們這樣有主體性的理由是什麼呢?對於這樣的問題,町長說「覺得自己住的地方很重要,勢必就會有主體性吧。原本這個地區是居民自己在打造,忽然全部交給地方政府的,是最近50~60年的事情吧。」

聽他這麼一說我才恍然大悟。對於自己居住的地區、社會、世界沒有改變,我們是不是都怪別人,或是怪罪在一些事上呢?或是我們有沒有全部都交給了誰或其他事情去了?

創造地方跟外面人之間的網絡,領導著小布施打造城鎮的大宮先生,也透露了一些,因為太過活躍、忙碌而產生的小煩惱。

“事實上,我一邊說著地方很重要,但自己卻因為出差等事情很忙,很少參加到最基層的一些活動。雖然成功創造了跨地方的社區,但自己的腳底下卻空了一個洞。我想要再仔細檢討一下自己的生活方式了。”

可以從個人開始的打造城鎮,說不定得從把為了方便、忙碌而放棄的生活,慢慢拿回到我們每一個人手中開始呢。

各位要不要為了能夠把自己居住的地區改得更舒適,把丟給別人弄的事情拿回到手中看看呢?


「我們能源」是針對「可以再利用的能源」,將原本覺得不關我的事變成“自己的事”的一項計畫。目標是透過減少能源耗量、增加自製能源等,讓大家發現其中的美好,並讓「可以再利用的能源」成為一種普遍的文化。


*本文章圖片及文字皆經greenz.jp授權刊載

*原文出處:2017.03.23網址

留下您的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