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8300片的梯田復活,在岡山縣「上山集樂」開始的自立型村莊

幾年前還是片荒野的地方,現在已經有了美麗的梯田,灌進滿滿的水,大約四世紀半以來的事情了。這裡是岡山縣美作市(原英田郡)上山地區。試圖讓曾經在這裡的8300片梯田復活,每天都在奮鬥的就是這次的主角「NPO法人英田上山棚田團(以下稱為棚田團,棚田在日文中意為梯田)」。

棚田團是指由”移居者”和”路過者”組成的集團,現在他們的活動不僅限於梯田的復活。他們有十幾個人移居上山,設置門診和咖啡廳,在山坡道路上引進賽格威等等,一點一滴的改善部落生活。

在極限村莊的這個地區,他們的目標是要自給自足電力,利用小型的移動手段,試圖靠自己把這邊的交通設備建立起來,成立一種「獨立型的村莊」。

在日本各地都高齡化、人口越來越少的現在,地方政府為了要把交通‧醫療‧社會福利等行政服務縮小並使其更有效率,檢討著將山間地帶的人口集中至地方都市的小巧都市計畫。

*小巧都市 Compact City:為了要降低行政成本,而縮小給予郊區的社會福利、交通設備等的行政服務,或鼓勵移居至都市區的政策。

但是對那些老人家來說,要離開住了幾十年的地方,或是放棄每天耕耘的農田,談何容易。如果到了最後,因為沒有交通手段、沒有了像是自來水等的服務而被迫離開,對他們來說是一個幸福的解決方案嗎?如果不是的話,這些地區還有什麼樣的未來可以選擇呢?

棚田團探索的”極限村莊的未來”,是現在日本各地都擁有的共同課題。有許多企業、大學都陸陸續續表示支持他們的活動。而去年,為了要改善山腰間的交通手段問題,棚田團跟那個舉世聞名的TOYOTA汽車攜手合作。

究竟在上山地區要發生什麼事情呢?我們實際走了一趟。

活動開始後的第8年,成功讓15公頃的梯田(大約1600片左右)復活。岡山縣美作市(原英田町)上山地區,位於縣北部的山腰地帶,曾經有將近100公頃梯田的農村地區。2015年的人口為大約180人。

棚田團,到底是什麼人?

棚田團的成員和上山地區會有所連結,是因為其中一位成員的父親,在退休後移居到上山。他的兒子常常會從大阪帶著許多親朋好友來這裡,不知不覺中開始喜歡上整理這片田地。

成員們發現,這裡在奈良時代曾經有8300片梯田,開始想要親眼目睹那樣的景色。在大熱天割草等的苦差事,對居住在都市的他們來說也變成了一種樂趣。

2007年他們成立了「英田上山棚田團」。2010年其中一位團員的西口和雄先生(綽號阿和)率先移居到上山,把活化地方協力隊等也邀請進來,一邊跟當地居民交流,一邊擴大他們的活動。

(上)2008年,長滿雜草的梯田與(下)2015年的梯田。幾十年沒有灌溉了,當地居民看見水被灌入的模樣相當感動,有些甚至泛淚了。

現在,被稱為「現地人」的移居人,總共14人7家庭。分別是製作草藥、電器工程師、皮革工程師等,各自都有一個穩定收入的正職,同時也努力進行著棚田團的活動。

在平均年齡偏高的此地區,他們已經成為了能屈能伸的引擎,也是當地的機動部隊。他們為了讓地方生活更加方便,設置了診所,把淹沒在竹林堆裡的古民宅改裝成為咖啡廳,甚至讓當地的夏季祭典復活,同時也致力於開發使用梯田米的相關產品。

棚田團與村莊的人們。穿橘色連身衣便是棚田團的象徵。核心成員有上排左邊的水柿大地先生,左邊第七位的松原徹郎先生,右邊第四位的沖田政幸先生,下排右端的梅谷真慈先生,右邊第四位的西口和雄先生。

組織相當簡單且開放。什麼事情都是提出來的人當領導者,並邀請許多村莊外面的人進來一起進行計畫。

跟著村莊的人一起做的「放火燒田」。現在已經很少有地方會燒田了。

他們厲害的地方在於,媲美一般企業的速度感和規模感。他們邀請各式各樣的團體進行大規模的交流活動,從活動開始以來,拜訪此村莊的人已經超過7000人了。

2014年,他們的活動受到肯定,被日本教課文組織登記為未來遺產。去年得到「JTB交流文化賞」的最優秀賞。有許多的知名人士也來拜訪,他們的熱情和活潑的個性,讓整個計畫被眾人喜愛。

然後在2013年,幾位當地居民和棚田團一起,成立了把整個村莊成為社團法人化的「上山集樂」。(日文的村莊為集落,「落」的讀音與「樂」的讀音相同,因此刻意命名為「集樂」。)

因為超級道地化,所以可以走在最尖端。

現在這樣的棚田團,為了村莊的未來,正在進行以「移動」為主題的計畫。

上山,整個村莊落在山的斜坡,很多路都只有一台車能勉強通過的寬度,也很陡峭,對許多高齡者來說是個不方便的地方。去採訪的那天,我們看見了一位高齡82歲,有點耳背的伯伯開著小貨車,沿路按喇叭,慢慢爬上斜坡的模樣。

鄰居表示,大家都有點擔心他的駕駛,但他總是說「要我怎麼放棄(駕照)!」原因在於,他一個人住。而到鄰近的公車站,走路要花30分鐘以上,如果不讓他開車的話,幾乎等於剝奪他活動的自由了。

不限於高齡者,在村莊的移動手段是一大問題,有許多通學、通院、買東西的交通難民。當地公車也因為利用者不斷減少,以成本考量必須減少班次,甚至是取消此路線。

不過也因為是這樣的地方,西口先生覺得,才有機會成為解決各種問題的”走在尖端的研究所”。

“西口先生 我自己在這裡生活,在田中和山間工作,所以很清楚知道移動上的問題,還有小型的交通工具是如何能夠派上用場。所以我們很早就開始使用賽格威了。

從今以後可能需要互乘的系統,或是如果有馬力的移動系統的話,伯伯們或許也可以轉來用在農業上,讓他們務農更輕鬆一些。我在想,如果小型移動手段的最先進技術聚集在此地,應該會很有趣。”

「我想像的上山的未來,就像是緬甸的鄉村和杜拜的最新科技合而為一這樣。」阿和這樣告訴我們。
乘著賽格威移動。
阿和家門口。光岡的MC-1(小型EV移動車)很自然地放在農業工具車當中

把所有這些可能性都放在視野中,從今年新開始的就是「上山集樂大家的移動計畫」(俗稱)。

參與者是棚田團、支持岡山縣山腰地區村莊的「NPO法人大家的村莊研究所」(以下略稱為大研),以及身為贊助者的一般財團法人TOYOTA‧MOBILITY基金(以下稱為TMF)(*2)。計畫為期4年,TOYOTA將會贊助2.2億元。

(*2)一般財團法人TOYOTA‧MOBILITY基金(TMF),為了解決移動手段的不方便而贊助各地類似的計畫。已經在亞洲有許多贊助的實例,這次第一次贊助國內計畫,選定在上山地區。

在計畫的未來,創造商業機會

「原本岡山的北部就有很多購物難民,難以前往購物的人們。」對岡山縣村莊相當熟悉,大研的石原達也先生如是說。

“石原先生 過去如果沒有了交通手段,就只能搬家到城市,希望可以讓他們可以選擇留在自己家鄉久一點。這是這次計畫的一個目標。

所以要準備可以自備電力,高齡者也可以自己移動的手段,希望能創建一個自立的村莊。”

照片右邊是「NPO法人大家的村莊研究所」代表·石原達也先生。

另一方面,TMF的山中千花先生說,會在國內各個村莊中,選中上山成為夥伴是因為以下的原因。

“山中先生 人口銳減、高齡化嚴重的村莊問題,現在已經成為全國性的問題了。所以要跟哪個村莊成為夥伴,我們必須小心選擇。

棚田團令我印象深刻的,就是跟當地居民關係健全,還有西口先生這樣滿腔熱血的隊長,加上有許多成員下定決心,帶著家人一起移居至此來投入。

還要再舉例的話,這次贊助的金錢我們是不要求歸還的,是當作初期投資的必要基金。我們也是打算未來成功以後,在其中的商業模式中才回收。

我有耳聞許多地方因為有了資金,反而越來越糟糕,這樣就完全沒有意義了。也就是說,我希望他們可以一邊解決關於移動的問題,然後創造在當地可以讓經濟活動活躍起來的系統。

回收初期投資的費用,這概念在業界來說相當普遍,但對地方居民來說可能就不是如此。而我聽西口先生的談論,覺得棚田團有這樣的一個概念。”

TOYOTA‧MOBILITY基金的山中千花小姐。透過石原先生的介紹認識了棚田團,跟他們相談甚歡。

“西口先生 說極端一點,我覺得就算把村莊的出入口封起來,讓現有車輛無法進出也無所謂。如此一來就不會有所謂的馬路,整個村莊就成了一個大廣場。可以拋開許多加諸在馬路上的法律限制,拓展使用各種新穎交通工具的空間。”

梯田的再生越來越多的話,就可以乘著小型車輛,穿梭在這美麗的村莊中,觀光價值也就提高了。西口先生說,有無限的商業機會!

「上山集樂大家的移動計畫」,到底在做什麼呢?

此計畫從三個不同的角度進行。第一是居民的「日常利用」。第二是以農林業的利用為目的的「農林業利用」。第三是「檢討不破壞當地生活基盤的居住型觀光業」的「觀光利用」。

二月底,舉辦了實際讓村莊的人們體驗小型移動車的集會。排排站的,是棚田團從日本各地蒐集而來的小型移動車。

這一天排排站的,不僅有TOYOTA的車輛,還有MOBILE JAPAN、Electrike Japan、Oasis Japan等的三輪、二輪車,也有Nikkari的單軌運輸系統。還有改裝TOYOTA COMS的「山地COMS」、「載貨COMS」、「雙人COMS」等等。

聚集的人之中,也有許多在大學等機構研究移動手段的學者。

封鎖整條馬路來進行的試乘會,有許多民眾前來試乘。

身為棚田團的一員,自己也努力讓梯田復活的沖田政幸先生這樣說:

“沖田先生 梯田的泥巴路,一般車輛根本無法駛入,肥料等必須依賴人力,或是手推車推進去。

雖然TOYOTA有提供給我們COMS,但畢竟那是針對城市地區開發而不是針對農地。如果它多了牽引的功能當然更好,而且市面上已經有具有高馬力,當作軍事用途,裝上了履帶的小型移動車輛,或許這樣的產品TOYOTA會拿來做參考。”

先是吸取居民的需求,探討需要什麼政策、什麼移動車輛,再來研究怎麼運用,接著開發相關硬體設備(以實驗性的開發為目標)…這是目前的計畫。

沖田先生進行再生的梯田。他割著這樣長,沿著田長了好幾公尺的雜草。照片右上是還沒有割除的地方。

針對日常利用,現在棚田團正在挨家挨戶的探訪,積極地與當地居民們溝通。

而針對如何讓經濟活動更活躍,就是上述的觀光利用。例如繞村莊走一圈的COMS導覽,或是跟倉敷等其他觀光地連結,也是未來的一個可行目標。他們也打算從今年開始進行測試性的導覽。

雖然還不知道,4年後可以實現到什麼程度,但他們希望可以一邊實現居民的願望,一邊可以有商業活動來達到事業上的營收目標。

課題 現況/願望 未來政策
日常利用 1.沒辦法駕駛的獨居婆婆

2.對駕駛小貨車感到不安的伯伯

3.煩惱於如何接送小朋友的媽媽

4.沒辦法輕鬆到市區的國中生

觀察大自然、

1.放棄了駕照改搭公車,但公車站很遠

2.希望可以繼續自己駕駛

3.接送小孩很累,希望有輕鬆點的方法

4.除了父母接送、校車以外只能騎腳踏車

1.利用COMS等地共乘計畫、開通購物專車

2.使用對高齡者也安全的交通工具,COMS

3.組織共乘計畫

4.與大眾運輸合作,降低COMS的年齡限制

農林業利用 1.就算高齡也想繼續務農的伯伯

2.想繼續林業的伯伯

3.被鹿、豬等野生動物騷擾的居民

4.想要打獵、善用皮革的人

1.搬重物很累,希望可以輕鬆點

2.小貨車無法進出小馬路,搬運過程很累

3.針對野生動物,小型移動手段能不能排上用場

4.在山中獵到的,不能馬上帶回到村莊

1.讓梯田作業更有效率的工具

2.利用COMS等小型車輛來實現搬運系統

3.組織利用小型移動車輛的監視系統

4.利用COMS來搬運獵到的獵物

觀光利用 1.觀光客增加會對當地居民帶來什麼負擔

2.上山露營場、出雲溫泉等利用者減少

3.老奶奶擁有的生活小智慧沒有辦法充分展現

1.為了觀光梯田而擅自進來村莊很困擾

2.希望可以有更多人利用

3.希望可以充分運用

1.用預約制度的小型移動車輛導覽,跟居民一起進行

2.與其他設施做連結,增加利用者

3.位曾製作、山菜料理教學、觀察大自然等,開發體驗課程及設定體驗活動

現階段在不同領域被舉例的政策。(目前只是假設而已)

更遠大的目標,”棚天團理想中的,極限村莊的未來”是?

「像是把緬甸的鄉村和杜拜的最新科技合而為一」,這是西口先生想像的未來,感覺很容易想像,卻又是從來沒有見過的世界。老爺爺開著最新型的小車從牛旁邊經過,裝著履帶的賽格威把材料搬到山上,以自家發電讓整個村莊亮起來……等等。

「獨立村莊」聽起來或許有點誇張,在歐洲卻有許多村莊決定禁止車輛進入,為了維持街景而設定許多建築法規等,有許多這樣的例子。棚田團的目標亦是如此。

為了維持梯田等從以前就有的東西雖然很辛苦,不過為了維持而開始使用各種新科技。接下來的時代,最先端的未來,或許會在這樣的極限村莊中誕生呢。

“西口先生 梯田本身,是一個需要高技術的東西。一片一片的田上面,流竄著從上方蓄水池留下來的水,簡單來說就是糧食製造的循環性工廠。如果刻意換算成金錢的話,價值匪淺呢。不管在哪個區域,我覺得最該重視的就是這點。

現在不傳承下去的話就會消失。在古老的事物當中有最先進的科技,也能成為商業機會。

不過能夠理解這點的,是有下定決心移居到村莊中,跟爺爺奶奶生活的人而已。從外地來的業者是不會理解的。能夠享受爛泥巴,能夠從過去中解開新事物的人,才能夠傳承到的智慧。”

在「地方創生」「地方活化」之前,最重要的是什麼呢?他的一番話讓我們重新瞭解了這點。

雖然這個活動才剛開始而已,也不知道棚田團的未來會以什麼樣的形式實現,但他們的目標非常明確且新穎。很期待未來的「上山集樂」,會是什麼樣呢。

*本文章圖片及文字皆經greenz.jp授權刊載

*原文出處:2017.03.16網址

留下您的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