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媽媽社群串連合作的地方媒體-「森之音Mori No Oto」

當地方媒體越來越多,就能夠孕育出由市民主導的健壯社會。

 

在日本全國中,有許多地方發信的網路媒體,其中應該有不少人知道「森之音Mori No Oto」吧。

以橫濱市青葉區為中心,將聚點放在徒步範圍30分鐘以內的地區-橫濱北部、田園都市沿線、港北新城等,”探索地區環保媒體”的「森之音Mori No Oto」。以Ecology、Organic、Sustainability、Localization為的四大核心理念,每個月會發信將進20則關於地方的商店消息、活動紀錄、各種採訪等的新報導。

「森之音 Mori No Oto」的一大魅力,就是輕巧可愛、平易近人的頁面設計。

負責採訪、撰稿的是居住在地方的40幾位筆者們。他們充滿自我風格,從日常生活的視角所寫出來的報導,相當受到讀著們的青睞,從2009年創刊至今,以經成為擁有三萬名讀者的地方媒體了。他們同時也接受舉辦活動、印刷刊物等的委託,在成為NPO法人後的第四季,已經成長至擁有1300萬日幣的事業規模了。

報導的品質、更新的速度都相當令人驚訝,但更值得一提的是,撰稿者、編輯者、事務所等,參與其中的人們幾乎都是住在該地區的”媽媽”們。蒐集有趣的故事、編寫企劃案、編輯會議、採訪、撰稿、順稿、公開,製作媒體的每一個過程,都是由每天忙著扶養小孩,”在小朋友身旁”工作的媽媽們。

創辦「森之音 Mori No Oto」,並擔任編輯長的北原まどか(Madoka)小姐,也是育有2歲和8歲女兒的”媽媽”。這次我們採訪了北原小姐,尋問她有關森之音 Mori No Oto從創刊到現在的故事。在對話中,我們看見了讓人們彼此成長、創造一個強壯地方社會的秘訣。

請各位享受「森之音 Mori No Oto」所彈奏出來,那種彷彿走在森林之中,柔和又空靈的旋律。

 


北原まどか(Kitahara Madoka)

出身於山形縣。2004年開始居住在橫濱市青葉區青葉台,曾任地方環保住宅雜誌編輯部的地方新聞記者,後來轉為自由記者。目前以食、衣、住、能源、地球環境等為主題,在專門探討地球溫暖化媒體的採訪組、生協的宣傳、地方情報雜事的編輯等寫作中。2009年產下長女後,為了在地方創造工作,開始了『森之音 Mori No Oto』。後來以東日本大地震為契機,展開了目標為改變能源型態的「薊野嗡嗡計畫」,現在改為市民電力公司的「多摩廣場嗡嗡電力」持續進行著計畫。著有「從生活中看見的能源轉換」。


 

“編輯”是我的生活方式

「森之音 Mori No Oto」在2009年開始的。不過成為這個的種子,早在北原小姐還在就讀國小的時候就存在於周圍了。

“我國小的時候就病態的(笑)喜歡媒體。喜歡採訪別人,蒐集各種資料,我的筆記本上寫滿了朋友喜歡的顏色、喜歡的棒球選手等各種資料。

升上國中後,當我掌握到「班上的誰誰誰在約會!」的情報,我就迫不及待要發信給全世界都知道。當時我真的無法克制自己,過著一個很擾人的少女時代。(笑)”

進入高中、大學之後,北原小姐對採訪的愛更是加深。從她在求學過程中採訪老師來製作佈告欄報紙,或是以棒球隊經紀人的身分,製作每一位選手的數據本並送給他們等的行為,都能夠看見她擁有成為“編輯者”的資質。

“我真的是打從心底喜歡,沒有理由的喜歡。感覺我活著就是為了要做這件事情一樣。編輯就是我的生活方式,的那種感覺。”

不過北原小姐的特色在於,編輯的對象不是一般大眾事物,而是在地域性的事情上。

“我在大學的時候,參與協助日派勞動者等社會弱勢族群的活動,試著去解決各種社會問題。畢業論文,我也是用採訪的方式,透過每一個人的訪問內容,寫關於現今社會的論文。

也因為這樣的過程,當時就在想,我總有一天要創辦一種,從每一個人的視野出發,來看整個時代的媒體。”

 

對這樣的北原小姐來說,擁有屬於自己的媒體是遲早的事情。大學畢業之後,就業於神奈川縣內發信地方新聞的「小鎮新聞(Local News)」,以青葉區為中心,負責採訪及業務等的工作兩年。在擔任雜誌「奇爾親與水」的編輯之後,2005年開始成為自由記者。採訪的內容以食安及能源問題為主軸,在全國東奔西走。

在2009年1月產下長女後,決定要自己創辦媒體;會有這個念頭,主要是因為她發現,如果世界再這樣下去的話,女兒的未來不會是美好的。

“透過關於全球暖化的採訪,我才恍然大悟說,小朋友長大時的世界將會處於一個很糟糕的狀況,就算地球還在,對人類來說將會變成一個很苛刻的生活環境。

那麼,生完女兒後的我可以做些什麼呢?我開始這樣思考。我腦海中就浮現「地方」和「媒體」,所以我很自然的就決定要創辦一個屬於地方的媒體了。”

於是,北原小姐就去找當地工務店的社長談判,一位從以前到現在就不斷說著「在地方社區做點什麼吧!」的人。她順利的得到金錢方面的支援,經過約6個月的準備時間,在2009年11月,「森之音 Mori No Oto」誕生了!這時候女兒才0歲。北原小姐在小小生命的旁邊,開始努力經營這塊地區。

森之音 Mori No Oto辦公室「森之家 Mori No Ouchi」的玄關,擺放著兒子畫的圖片。

 

忘掉「就憑我…」的口頭禪。

正因為我們只是一般的媽媽,說起故事來才格外有趣。

「要做的話,我們勢必要有一些報導的庫存,不然沒有人會想要看。」北原小姐有著這樣的想法,因此替自己設下每個月必須更新20則報導的規則,而且是自己採訪,自己編輯。

令人驚訝的是,北原小姐就這樣一邊帶小孩一邊更新長達半年之久。當她開始感到「有點膩了」而非「有點累了」的時候,發現有一些固定的讀者了。

“「我都有在閱讀森之音Mori No Oto」、「您是在寫森之音Mori No Oto的人嗎?請您來採訪我們!」等,開始有人會留言。原本這一帶的媽媽就比較偏好以自然的方式帶小孩,所以漸漸就有了近20位的忠實讀者。”

看著這些媽媽們的留言,北原小姐發現「一般媽媽們的點子都好有趣!」,於是問了她們「要不要一起來寫森之音Mori No Oto的報導」。

“有想要傳達消息的人,為了能夠傳播自己想做的事情,無時無刻不會張開大大的天線,好奇心也非常地旺盛。我就想說,如果能夠善用她們的這項特點,應該能寫出很有趣的報導!”

於是北原小姐開始尋問讀者的媽媽們,同時也問了身旁的媽媽朋友們,最後成功招到了5位媽媽來擔任記者的角色。

採訪基本上都只去一次。森之音Mori No Oto的記者,攝影、訪談都自己一個人進行。

 

不過媽媽們並沒有在媒體業寫過任何報導的經驗;北原小姐在一開始的時候,到底是抱著什麼樣的心情看待她們寫的報導呢?

“當然,沒有人一開始就能夠寫出很棒的報導,但整個媒體更多元化了,像是她們跟小孩一起去公園玩的報導,或是一些食譜的報導等,多了很多我以往不會寫的內容。

我發現其實,從日常生活出發,在平凡的每一天能夠找到的小幸福,正是一般讀者最能有共鳴的內容。”

不過同時,北原小姐也發現媽媽們常常會脫口而出一些負面的用詞。

“大家常常會像口頭禪一般地說:「唉唷就憑我怎麼可能」。「我只是一般的主婦所以我什麼都不會」、「小孩長大後應該就只能去超市當結帳的吧」等等。

仔細的跟她們聊,才發現每一位都深藏不露,有的曾擔任料理研究家的特助,有的曾是電視記者,大家都多才多藝。「什麼”就憑我”啊!大家都很厲害啊!」,我認真的開始喜歡每一個人擁有的才華。”

也因為北原小姐的鼓勵,記者們也越來越有活力地去採訪。寫文章的能力也大幅提升,各自也開始有一些粉絲。當北原小姐正開心於此狀況時,發生成為了轉捩點的事情。

相信對大家來說都是一件無法忘記的事件。2011年3月11日,東日本大地震,以及緊接著發生的核電廠的事故。

 

 

不是「媽媽」,而是以「一位女性」。

地震後,跟其他地方一樣,森之音Mori No Oto的據點青葉台地區也陷入了一片混亂。因為害怕輻射,有許多夥伴們紛紛往西日本避難,而老家在山形的北原小姐開始重新思考,「在這裡生活」這一件事情。

“其他也有幾位老家在關東的成員,當我們再次確認「我們要在這裡好好生活下去」的時候感受到了說,我們居住的地區、地盤很穩固,是屹立不搖的,也讓我發現扎根在自己地方的重要性。

我也發現了,我們也會跟農家的伙伴採購農作物;既然我們決定要在這裡生活了,我們勢必得成受某些輻射汙染的風險,也算是間接的接受了生活在有核電廠的社會。”

 

而當北原小姐意識到「針對核電廠一間一間的蓋起來,我從來沒有去關心,也沒有去反對。今天會發生這樣的事件,有一部份我們自己造成的」的時候,她決定要渡過盧比孔河(意指破釜沉舟)。於是她展開了「薊野嗡嗡計畫」,開始舉辦關於核能發電的影片播放會、讀書會、演討會,開始創建各式各樣的機會讓地方的媽媽們可以接觸到能源問題。

“自此之前我們都只不過是一位編輯者,我也想徹底的當一個單純發信情報的幕後人員就好了。但我下定決心,「我不能再蹉跎光陰了。我不想要再有這樣慘痛的感受,我要創立一個核電廠不會爆炸的社會。」破釜沉舟,決定渡過沒有回頭路的盧比孔河了。

雖然說當時,我不知道會遭到誰的批判,也有點害怕,也有點害羞,也從來沒有辦過什麼演講……。”

從過去的活動中,北原小姐對能源相關議題有豐富的採訪經驗。她決定不要讓這些資料只傳播到媽媽們,於是做了一冊「媽媽版能源基本計畫」書,希望可以讓普羅大眾的聲音傳達到中央政府去。

這是一年讀書會的成果,也是從一般大眾的觀點出發,思考並建議能源未來該怎麼走的一本小冊子:「媽媽版能源基本計畫」(500日幣)。由薊野嗡嗡計畫的成員們編寫,2012年7月自費出版。

“當時國家戰略大臣(國家戰略局局長)願意花20分鐘的時間聽我講,也很正面的對我說:「我非常明白一般大眾的想法,我會將廢核議題帶到國會的」,也在那一週的電視討論節目中,將此議題拿出來討論。

接下來因為國會重組的關係,民主黨政權瓦解了。但我當時深刻認知到,「我們希望有怎麼樣的社會,是要由我們自己去創造的。」”

凡事都”交給別人就好”的民主主義,終究是無法改變社會的。當有了這個想法的時候,北原小姐的心,再度朝著森之音Mori No Oto的媽媽們前進。

“我總覺得”媽媽”身分的這一群人,面對社會的各種議題總是比較消極。她們普遍來說比較缺乏進一步的去討論某些議題、一起改變某些事情的經驗,甚至有些會害怕持有自己的意見。

不過森之音Mori No Oto採訪的現場,不就正好是讓這些媽媽們接觸社會的好機會嗎?我認為,跟地方的人們見面,好好的聊一聊,跟地方社會有所連結,才能算以「一位女性」而不是「媽媽」立足在這個社會上。”

「如果沒有地震的話,森之音Mori No Oto可能就會是一個,很舒適的媽媽社團、一個娛樂性媒體。」北原小姐如此回顧著。地震後慘痛的心情成了她的力量來源,身為媽媽們彼此鼓勵成長的「森之音Mori No Oto」,從此時開始了令人驚豔的成長。

2015年開始將獨棟房子「森之家Mori No Ouchi」設立為辦公室。在自己翻修的空間中,除了處理一般業務以外,也舉辦了以媽媽們為講師的工作坊。

以“大家的森之音Mori No Oto”走下去

北原小姐成功定位了「森之音Mori No Oto」做為媒體的核心理念之後,她開始在各方面,致力於創造讓媽媽們能夠獨立思考的契機。

“我不再建議她們「這樣比較好唷」,我開始改變我的編輯方向,因為想要在我的媒體裡面,增加能夠「自己想」或是「自己選」的人。

結果非常明瞭。舉例來說,就像我們都明白核能發電並不能夠持續存在,而且不符合經濟合理性,我們必須做為介紹自己能選什麼選項的,擁有專業見解的媒體。

如果能夠自己思考的話,自然而然就能夠自己選擇了。我開始時時刻刻有著,「要保持自己的芯」這樣的想法。”

當編輯方向有了這樣的轉變,想當然爾,筆者們也開始會針對事物的本質去做思考。從創刊初期開始,森之音Mori No Oto一直以來都會在報導中放入筆者自己觀點。現在除了「很有趣呢」的感想以外,開始對自己發問「從這件事情我們看見了什麼?」,並且將它傳播給更多的人。

一個月一次,筆者們聚集的森之音Mori No Oto編輯會議的模樣。在這裡會交流報導的點子,關於筆者制度的看法等,在小孩子身旁認真地進行討論。

為了要跟「森之音Mori No Oto」的作者們確實地分享新的編輯方向,2013年開始以NPO法人進行活動,並且舉辦「記者養成講座(現在的作者養成講座)」,組織了讓有上過講座的人才能撰稿的制度。

“之前都是請她們憑著感覺寫出來後,我再把它們統整起來,我在第一次的養成講座,好好的解釋、告訴大家我的編輯方向。也讓之前擔任作者的人們都來上課。

在第二年的2014年,我開始加入一些不同的內容,一些比較有深度的,像是共享NPO的核心理念、環境講座等。如此一來,在整個大環境之中,大家開始慢慢理解「為什麼森之音 Mori No Oto現在要從這樣的角度報導?」。我也感受到一年一年過去,內容的深度、理解度也都越來越高了。”

採訪撰稿、拍攝照片、環境和能源問題、媒體道德等等,將森之音Mori No Oto的編輯方法全方位分享的第六回作者養成講座,看見了抱著小朋友來參加的民眾。

其實在這期間,北原小姐經歷了二女兒的生產、創辦能源公司、辭掉NPO設立理事等,一個人扛下了太多的東西,使得「森之音Mori No Oto」幾乎面臨了瓦解的危機。北原小姐的聲音微微顫抖著告訴了我們。

儘管如此,她還是努力讓整個體制重建起來,也繼續擴張各項事業,現在成長為達到1300萬日幣的事業規模,擁有三名全職員工及超過100名會員的NPO法人。能夠有這樣的成就,是因為跟夥伴們共享了整個成長的過程,並且不斷與夥伴們分享自己的核心理念。

“當作者和辦公室成員不再覺得自己只是“幫忙北原”的立場,而開始跟我說「自己也要成為森之音Mori No Oto的管理員之一」,才會有今天的森之Mori No Oto。

少了阿子(事務局局長的梅原小姐)的森之音Mori No Oto、小美(編輯者之一的梶田小姐)的森之音Mori No Oto都不行,我也必須要創造她們可以繼續活躍下去的森之音Mori No Oto。這幾年我都把重心放在尊重每一個人,同時組織化整個森之音Mori No Oto的環境。”

在森之音Mori No Oto辦公室工作的大家。從左邊第一位開始分別為,編輯者的梶田亜由美小姐,事務局長的梅原昭子小姐,以及北原小姐。

這個“組織化”的目的,是為了要讓森之音Mori No Oto成為一座「森林」。

“我認為,森林是一個會自動更新的地方。從以前道現在,一開始的三年我都在播種,接下來三年發芽成長,我現在正開始割雜草施肥,慢慢養成一座森林。然後從後年開始的三年,開始製造下一批人要繼續下去的土壤,然後這樣自動地一直循環下去。這樣不是很美好嗎?

人也是,不要他們只是一直累積,我希望創造出能夠自動更新的風格。”

讓森之音Mori No Oto成為,擁有自動更新的制度,每個人都有著我也是主人之一的,“大家的森之音Mori No Oto”。

森之音Mori No Oto定期舉辦拍賣會、跳蚤市場。地方的幼稚園、養小孩社團、作家等會來擺攤位,創造出人們可以聯繫感情的地方。是由編輯部梶田亜由美小姐及齊藤由美子小姐企劃的。
DIY動手做窗戶工作坊的樣子。在關於住家與隔熱的講座後,使用大賣場能採買的材料,由五位女性動手製作。除此之外在2015年也舉辦「天花板DIY隔熱工作坊」,讓辦公室的隔熱效果比一開始好很多呢。由事務局長的梅原昭子小姐企劃。
從2016年秋天,也開始了將不需要的布料改成新產品的「森之工廠 Mori No Factory」。希望可以讓作品成為商品,替媽媽們創造更多的工作選項。

為了要讓森林成長更大、能夠永續經營,北原小姐也跟我們講了預計在明年,透過“環保”在地方創造工作機會等,讓媒體多元發展的構想。

在各個地方讓市民們擁有健壯的力量,希望能夠創造出「對弱勢人群友善的社會」的北原小姐,目光總是放在更久以後的未來。

“我退休以後,我想要寫人生史的記錄文學。從微觀視野來看世界。這是我個人的目標。”

凝視著由如小果實的個人,同時培養著一片大森林的地方社會,北原小姐“編輯”的人生將會持續下去。

 

在孩子的身旁,希望自己繼續是一個”媒體”

 

最後請教了北原小姐此一個問題:「希望在孩子的身邊,成為什麼樣子呢?」雖然她以驚人地活力過著編輯的生活,但聽見「在孩子身邊」的關鍵字時,變回了母親的臉龐。

“我的大女兒啊,常常會跟我說「我喜歡媽媽的工作唷」。還會跟我說「還好有森之音Mori No Oto」、「還好媽媽有在工作」。

她從小不僅在家庭,還透過森之音Mori No Oto與許多的大人們接觸,也有非常多的朋友。未來叛逆期來的時候,一定有很多地方可以躲起來。她就像是“這個地區的小孩”,而我也感覺就像是“這個地區的媽媽”。

今年NPO總會後,懇親會的模樣。不論大人小孩,大約有70多為當地的夥伴們來參加。

”所以呢,我希望我在我孩子身邊,仍舊是一個媒體吧。小朋友的世界跟大人的世界是直接相連的,所以父母的世界狹隘的話,小朋友就只能活在小小的世界裡面了。我呢,想要給小孩看見很多不同的選項,也想告訴她們,社會上有很多很棒的大人們。

不只是我自己的女兒,我也想要讓更多小孩看到,生在此地區的幸福。”

 

「雖然說身為一位母親,我完全不合格。」北原小姐這樣笑著。也告訴了我們一些跌跌撞撞的日常故事:像是她有時後會忘記校園參觀日、該洗的衣服堆疊如山、把鬧脾氣的小孩像橄欖球一般抱著出門……等。

不過這時候就是互相幫助的時候了。「只要用心的付出,一定會回到自己身上的」北原小姐說的果然沒錯,當她努力支撐媒體的時候,PTA等必須以“媽媽”身分參加的活動,就會有森之音Mori No Oto的媽媽們幫忙。這裡也孕育著小小森林,可以感覺到“這地區的小孩”和“這地區的媽媽”逐漸成長的樣子。

“媽媽”這個字不一定是形容有小孩的女性。我認為“媽媽”是生活者的總稱,是一個把目光放在“生活”和“未來”,為了下一個世代的路而思考的角色。”

不限定於“媽媽”,在地方如果有更多能以“自己”立足的大人,在一旁的小孩也就能夠靠著自己的力量成長茁壯。北原小姐創作地方媒體,而本身也化做為媒體的一部分來生活,和市民們一起成長,試圖培養一個可以自動更新的健壯社會。

 

您想要培養的,是什麼樣的未來呢?

我們又該如何,讓它成為在自己不在了以後,也能持續下去的「森林」呢?

帶著這樣的視角,您也踏出朝向未來的下一步吧!相信在您的腳下,掉著未來能夠變成森林的,一顆小小的果實也說不定呢!

(撮影:服部希代野)

 

*本文章圖片及文字皆經greenz.jp授權刊載

*原文出處:2017.03.07/世界と日本、子どものとなりで

網址

留下您的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