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日本90歲夫妻的身上學到生活本質-『人生水果 Life is fruity 』社會電影

不見得要以過著農村生活為目標也可以。

CHECK IN
希望透過這個機會向各位介紹各式各樣的「社會電影」。

自從昭和30年代(1955-)開始,日本為了解決人口激增所帶來的住宅不足問題,在日本各地都市的郊區建設了許多的「新城(new town)」。這些地方以被稱為「團地」的統一集合住宅為主體,許多的家庭搬進了他們所謂「夢想中的家」,並且每天過著忍耐擠滿人群的電車,通勤到都市去上班上課的生活。
而今天,這些「夢幻城鎮」也隨著日本高齡化的逐漸加劇,而面臨空屋越來越多等問題。對於這些問題,目前有各種不同計畫在想辦法解決,例如如何讓老年人和年輕人一起共同生活、又或者將這些空屋作為其他用途使用等等。而這次筆者想從稍微不同的角度,來介紹一部描寫住在某個新城一角,家的四周被雜木林所包圍的建築家津端修一先生(90歲),和妻子英子女士(87歲),他們夫婦生活的紀錄片電影:『人生水果 Life is fruity』。
新城與用心思考的生活
電影從津端夫婦住家附近的風景開始。房子旁邊種植了許多的蔬菜,還有幾種已經在結果的果樹,並且掛著可愛的黃色木牌,庭院看起來整理得井然有序。這棟由修一先生模仿他所尊敬的美國建築師:Antonin Raymond的自宅所建築的住家,是一座由充滿古樸風味的廚房與寬廣的起居室所建構而成的美麗平房。

©東海電視放送局

1955年,修一先生進入剛創立的「日本住宅公團」工作,並且經手了在東京地區許多集合住宅的興建計畫,並因為擔任了名古屋市郊區的愛知縣春日井市高藏寺新城計畫的負責人而移住到當地。高藏寺新城是因1959年時鄰近地區受到伊勢灣颱風的侵襲災害,而將住在較低漥地區的居民遷移到該處的計畫。
修一先生在設計的時候,原本利用了當地的高台地形,保留街道中的雜木林,讓風可以容易通過整個城區,是一個相當理想的設計。然而隨著計畫改變為經濟導向優先,開山填谷後,整個新城最終又變成了在平坦的土地上豎立起一棟又一棟集合住宅的樣貌。
津端夫婦雖於1970年住進了高藏寺新城的集合住宅,5年後他們仍在新城內購買了300坪的土地,興建了至今他們仍在居住的房子。雖然修一先生對於當時沒能按照他的想法做出他理想中的城鎮感到很可惜,但他仍想要實驗看看「即使只是靠個人的微薄力量,是否也能夠恢復里山概念的街道」,而決定繼續在這個地方定居下去。
看到他們如此認真的思考生活的方式,即使是於今天已經廣為人知的慢活/農業生活,早在45年前就已經被他們所實踐,這著實讓我們感到驚訝;當然,也讓我們從中學到很多。即便只是單獨的個人,也能夠做到不得不令人佩服的程度。這部電影對於慢活生活方式有興趣的人,相信會是非常有意思的一部作品。

©東海電視放送局

電影的有趣之處

即使對於片中人物是過著什麼樣的生活不感興趣,筆者認為還是可以享受這部電影而被影片感動。這部電影最厲害的地方,在於其具有非常優秀的故事性,無論是從故事中這對夫婦很長時間在一起的生活,或者在讓觀眾思考所謂人居住生活的本質究竟為何上,都有很多可看的點。
首先,從故事性的部分來說,電影的構成十分巧妙,利用了一些方式讓觀眾可以一邊發揮想像力,隨著故事的發展而被一步一步引入到劇情之中。
在這部作品當中,並沒有具體地說明時間的流逝是過了多久,而是用春天的新葉萌芽、落葉,或者下雪的情景來表現季節的變化迢遞,以及用旗子及水盆等的「記號」來暗示連續的狀態;但觀眾們仍可以自己思考其中變化的意義,親身去感受片中對於時間的概念,藉此也能更容易融入到故事的世界裡。
然後,具體的內容無法在這邊說明,但在每個場景轉換之後,就會豁然發現畫面所代表的意義,而有了很深的感慨或感動之類的情緒全部湧上心頭吧。
雖然在這邊說有點多此一舉,不過製作這部電影的東海電視放送局,是日本東海地區的地方性電視節目製作單位。東海電視放送局從最早開始就有計畫地製作紀錄片的電視節目,並且以劇場版作品的形式公開。這部作品是該紀錄片系列的第10作,可以說充分地活用了過去以來所培植的技術與經驗吧。

©東海電視放送局

將人視為最重要的事物

除了這部電影的有趣之處外,在這邊也想介紹其中一個能夠直接感受這部作品本質的一個事件。在電影的後半段中,夫婦兩人為了參加書籍的出版活動,而跨海到了台灣。
修一先生在第二次大戰時所服役的海軍中,和一些從事打雜工作的台灣年輕人們結識而有了不錯的交情。其中,有一位名為陳清順的台灣人與修一先生特別要好,但是戰後就失去了音訊。直到最近,修一先生才得知陳先生在戰後不久隨即被以政治犯的名義處決了,而修一先生也決定到陳先生的墓前去探望他。
這個事件讓我們思考的是,修一先生與人所構築的連繫。即便是在戰爭之中,修一先生仍然重視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並不在於立場的相同與否,而是以一個「人」的出發點與他人維持關係。這個故事本身和「居住生活」並沒有直接的關聯性,但我們可以從這個事件的側面,一窺修一先生的「生活之道」。
像這樣把「人」放在重要的位置來考慮的作法,他的妻子英子女士也是相同的。英子女士每個月會去一次名古屋採購必需品,而去的時候必定會順便找她從前就熟識的店員,一邊開心地聊天一邊買東西。不論是買東西也好或者是其他的任何事情,英子女士總會說「人是最重要的」。
透過觀賞這部電影,觀眾們應該可以發現到影片所要傳遞的最重要的訊息,就是「人與人之間的連結方式」。雖然作為影片中的主題,很容易讓我們把重點放到他們自給自足的生活方式上,但他們夫婦兩人所選擇的生活,也就是為了將「里山」概念中,人與人們彼此之間有所交流而產生關聯的地方,從因為都市的建設興起而逐漸式微,又再將其復原再生的實驗。
換句話說,津端夫婦認為在人與人之間產生關聯的同時所營造出的生活環境,對生活來說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情,但他們覺得在目前的新城當中,可以說人們已經失去了這樣的空間。

©東海電視放送局

實際上遍布在日本全國的新城是怎樣的一個狀況呢?不瞞各位其實筆者自己也是在東京近郊的新城出生的。雖然記憶已經不太清晰,但我和住在附近同年紀小孩的家庭其實關係不錯。即使已過了數十年,我們的長輩之間仍然還會保持聯繫。
就算是在開始面臨高齡化問題的集合住宅,長時間居住在一起的人們還是會持續有所交流。所以,若要說因為居住的空間變成了缺乏了生命力且乏味的公寓空間,而使人與人之間就失去了連結的關係,筆者倒覺得也不致於那麼嚴重。
不過,人與人的關係因為像集合住宅這樣的生活方式而變得淡薄,應該是不能否認的事實吧。這不僅限於發生在新城,而是在各個地區,人與人之間的關係都正在快速變得薄弱。筆者從這部電影中所感受到的,就是在這逐漸稀薄化的人際關係變化中,人與人之間的連結仍然被某些人們維持並且重視的這件事。
無論是由於這部電影的製作,讓津端夫婦與電影工作人員所產生的關係,或者在電影的最後,所出現與佐賀縣的精神科病院的連結也好,即使在沒有了以里山精神為中心的地區性強力連繫關係的今天,人與人還是可以維持一定的關係。而在這層關係的本質上,就是必須先重視身邊所有的人,這也是最重要的一件事。

©東海電視放送局

腳踏實地生活

文章最後,想要介紹這部電影中最讓筆者印象深刻的一句話。

這句話出現在電影剛開始的地方,修一先生對英子女士這麼說道:「自己所做的事情,如果察覺了什麼並且確確實地去做的話,就可以有所發現的」。

這句話的場景雖然是在說關於貼日式木門窗紙的事情,但其實可以應用到其他所有的事情,即便是人際關係上也可以適用。任何事都不是毫無打算地盲目去做,而是將現在眼前自己所能完成的事情做好,而這最終必將帶來某些結果。而這也的確是我們經常聽人老生常談的內容。
影片中,有一個他們為了孫子製作模型屋的橋段。透過仔細製作模型屋的過程,似乎也在告訴他們的孫子腳踏實地、一步一步做好事情的重要性吧。這部電影中有很多觸動人心的橋段,而藉由思考這每個事件當中的意義,可以學到很多。筆者希望所有人都能看看這部電影,而且這也會是任何人觀賞過後,都會在心中留下某些東西的作品。
– INFORMATION –
『人生水果 Life is fruity』 http://life-is-fruity.com/
2016年/日本/91分鐘
監督:伏原健之
攝影:村田敦崇
出演:津端修一、津端英子
2017年1月2日(週一)起於POREPORE東中野首映,全國其他地區依序上映

CHECK OUT
一開始會覺得應該就是在講所謂自給自足或者農村式的生活之類的紀錄片吧,但實際上卻不是這樣(某種意義上超出預期的好)。不受到此類題材的傳統形式束縛,可以說也超越了一般我們對紀錄片框架的認識,是一部非常棒的電影。真的很希望有更多人能看到這部作品。

*本文章圖片及文字皆經greenz.jp授權刊載

*原文出處:2016.12.25網址

留下您的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