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一半的利潤當作社會貢獻活動基金的「HappyEnergy有限公司」

 

六年前發生了東日本大地震。前所未有的自然災難,對日本這個國家、政府、還有我們個人都帶來了嚴峻的考驗。不過也因為此次災害,使得習慣了和平的我們,重新看見了許多隱藏著的問題。「它給了日本一個改變的機會」,或許很需要這樣的正面思考,並且不斷向前走。

尤其是針對核能發電的問題;我們不得不去思考,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電力問題。電力自由化,也是在這樣的背景之下開始的。國民可以選擇電力來源是一件很棒的事情。

「HappyEnergy有限公司」,也是因應著電力自由化而誕生的,有一點特別的公司。他們的主要客群鎖定在東京電力的舊客戶上,主要有三大特點。

第一點,他們提供比東京電力便宜3%的價錢。第二點,他們儘可能使用可再生能源,具體來說就是太陽能發電以及水力發電。現在大約只佔了20%,他們希望未來透過各種活動來增加此比例。第三點,他們將會把一半的獲利拿去做社會貢獻活動。

舉例來說,像是孩童食堂、為了單身女性舉辦的就職講座、為了兒童舉辦的YouTube講座等等。他們每一天都在摸索並企劃著,在都市中讓許多社群重生,希望可以對這社會有一些貢獻。

希望透過電力,來達成社會貢獻HappyEnergy的公司logo。

 

大家好,我是筆者的神田。去年四月開始了電力自由化。這次我採訪「HappyEnergy」的西本良行先生,其實是我高中的學長,這次剛好有機會跟他小聊一下,並得知他正在進行非常有趣的計畫,因此特別安排了一個時間跟他慢慢聊。

(右)西本良行先生。

 

西本先生曾經在吉本創意經紀公司,參與許多邀請搞笑藝人來振興地方的活動。地震之後,想利用他的經驗在地方活動,因此辭職,開始一個人行動。

“西本先生:在吉本的時候,我是負責如何運用閒暇的搞笑藝人人力來做生意。不過核電廠爆炸,我居住的埼玉狹山市的物流也陷入混亂,不管到哪裡都買不到東西。想要加油,加油站卻關門了。我就覺得我們的社會基盤原來這麼脆弱。就是體驗了身上有錢,卻什麼也買不到的狀況。”

回顧當時的計畫性斷電。

 

狹山市是計畫性斷電很嚴重的地方。西本先生當時小孩才三歲,太太也懷有另外一位小孩。開始有了「我在吉本賺這麼一點錢,一次地震就快讓我無法生存了,這樣下去不行…」的想法。

穿梭埼玉縣狹山市的是西武電車。當時電車就因為計畫性斷電而只跑到一半,害他連上班都有困難。隔壁市的活動中心有電,西本先生居住的活動中心卻總是從六點開始進行計畫性斷電。「我查了以後才發現,原來我居住的地區是斷電的區塊。」

“西本先生:我開始越來越多疑問,於是離開吉本,獨自移居到京都人口銳減的地方,挑戰栽種有機米。當時因為體驗過了地震後的混亂,所以有一股”我一定要革命才行!”的衝動。但當時的西日本,因為沒有收到地震太大的影響,仍舊過著一樣的生活,還跟我說「就順從我們村莊的規定吧」”

當時滿腔熱血的西本先生,也很直截了當的回應村莊的人們,就被他們疏遠。最後還被說”來了一個很悶熱的傢伙、一個很囉唆的傢伙”,漸漸從村莊孤立,一年半之後,變成沒有人願意租借田地給西本先生的狀況了。

西本先生在京都受挫後回到了東京。開始思考接下來要做什麼。可是他很快就發現,他還是想要從鄉村傳播訊息,還是想要在不是東京的地方創造出東西來。

在這時候,他遇到了一間公司,他們正在徵人才,而廣告寫著「尋找鄉下的艾迪生」。那正是位在鹿兒島縣日置市,一間鄉村的小瓦斯公司「太陽瓦斯」。

日置市的人口大約5萬人,有45%的高齡人口,是一個非常典型的日本鄉村的村莊。「太陽瓦斯」在這樣的環境中,為了解決「如何以一個公司生存下去呢?」以及「常常被放棄耕作農地的”主人詢問,我這塊地可以拿來做其他什麼用途嗎?」的問題,開始計劃在放棄耕作農地來產出可再生能源,並且將所得到的利潤拿來當作活化地方的資金。

「移居到鄉下過自給自足的生活比我想像中還要辛苦」。

 

西本先生為了實現之前構想的地方傳播的計劃,毛遂自薦,「我可以從既不是技術者也不是開發者的角度,來規劃一些企劃,要不要和我一起試看看呢?」就開始人在東京,同時著手於「太陽瓦斯」的地方重生計畫。這就是他HappyEnergy事業的一個開端。

“西本先生:當我漸漸參與計劃之後,看見了幾個問題。當時雖然已經快要電力自由化了,但是世間好像沒有什麼在關心。然後也有許多一樣心情在創辦電力公司的人,在許多地方都有開始了,卻沒有什麼關於他們的資訊。我就想,為了解決他們的問題,我們來傳播這些資訊吧!於是我當發起人,獲得其他幾位東京友人的協助,創辦了網路雜誌。”

與我們非常熱情地分享創辦網路雜誌的過程。(右)

 

為了可以跟那些抱持著一樣危機感、志向的人們有所聯繫,那就是網路雜誌「HappyEnergy」。一開始以宣傳全國市民發電的計畫、資訊傳播、交流工具活動。完全沒有社會性的意思,他們單純想要讓可再生能源普及就好了。

他們採訪的對象,大多都保持者社會性的意義,大多數的人雖然沒有賺多少錢,但仍然堅持自己理想。西本先生透過採訪中發現,有很多不善於跟他人溝通的人,容易不顧一切的猛衝。他感到一股危機感說「如果這樣下去,會被別人認為從事可再生能源的人都很特別」。

這時候西本先生得知一項活動,就是為了協助處於貧困狀態的孩童,免費提供餐點的「孩童食堂」。他心想「做為一個人也可以有社會貢獻的活動,這很好。」

西本先生的「孩童食堂」,食材等當然是由西本先生自行購買。一邊提供孩子們餐點,一邊當作與有參與可再生能源的人和正在撫養小孩年齡層的人之交流場所,在市民活動中心或是朋友的辦公室做咖喱,並且讓前來的民眾可以觀看藝人表演,以這樣的風格,一個月一次,開始在東京埼玉舉辦。

就這樣,他的社會貢獻活動開始了。

社會貢獻活動中很受歡迎的孩童食堂。

 

“西本先生:接著也開始舉辦針對單親媽媽與撫養小孩的媽媽的金錢講座,與孩童食堂一起進行,每個月開始有4次,多的時候會舉辦5次社會貢獻活動。想要透過可再生能源讓世界更好的人很孤立,撫養小孩的人們也很孤立。我試著把這些人串連在一起。”

東京是一個不會去管你的城市,但相對的就算想要跟別人變要好也很不容易。我覺得就像是硬幣的正反面一樣。

“西本先生:透過這些活動,可以創造對電力沒有興趣的孩子的家人和環保人士相見的契機。希望透過這場合,把不太會去考慮繳交對象的電費,一如我們繳稅,考慮改變到價格幾乎一樣的HappyEnergy電力,一點一滴讓世界更美好,這樣不是很棒嗎?”

西本先生也表示:「把周邊的人透過食堂串連在一起,或許可以不那麼費力的實現以體諒來串連這社會吧?我這樣的想法,最終成為讓HappyEnergy法人化的動力。」

社會貢獻活動廣受好評的剪髮。

後來,參加社會貢獻活動的人數越來越多,西本先生以太陽瓦斯代理店的名義,在2016年11月11日把HappyEnergy法人化,成立了以社會貢獻活動為重心的電力公司,開始販售電力。

西本先生獨自一個人默默的跑業務,製作網路行銷,雖然很緩慢,但一步步增加著利用人數。

 

從社會貢獻活動到電力事業。西本先生強調自己來。

 

“西本先生:我被我所敬愛的北山耕平先生所說的「想要把人世間弄好,就先從自己一個人能做的事情開始」這句話啟發。一個人能做到的範圍開始比較帥氣。我認真覺得這句話非常深澳。”

在大阪的咖啡廳AManTo舉辦的社會貢獻活動的立牌。

 

HappyEnergy現在還在投資階段,不一定會有利潤,所以西本先生目前還有在做其他工作。不過西本先生不只做關於電力,也延伸想到了未來的社會。「順著便宜又方便的大企業做的事情雖然很方便,但順著他們的結果,會造成什麼城市呢?不去依賴國家或行政單位,依靠彼此間連結過活,我想這才是理想社會的第一步。」西本先生這樣跟我們說。

“西本先生:不只是藝人和音樂家等靠表演過生活的人,現在社會變成一般的人都很難表達自己意見,變的有點難過生活。大家都抱持著順著大企業走的那種,上班族心態。包含這些人們,我希望社會可以拯救這些少數的存在。”

活用上一份工作的人際關係,藝人們每個月會輪流來食堂當志工演出。

 

社會貢獻活動會讓城市活躍起來,會讓城市更多樣化,也可以貢獻在人際關係上。西本先生抱持著這樣的心態,今天也想著新的社會貢獻活動。另外,HappyEnergy也像剛剛所說的,將50%的利潤拿出來使用在社會貢獻活動上面。

 

“西本先生:50%,是後來看結果才知道的,但是是HappyEnergy以公司營運上能夠支付的最大量了。不過我想這也因為人力因素很少才能夠實現。實際上在活動的幾乎就只有我一個人。我想要成為電力界的第三波咖啡浪潮。”

 

想要成為第三波咖啡浪潮,具體來說是什麼意思呢?

而未來會是什麼樣的社會呢?

 

“西本先生:不是什麼很偉大的東西,是一個很隨興的大哥在做的事情。我希望可以把這個世界的順序稍為弄平一點點。具體來說的話,像是個人商店、中小企業變得更繁榮,讓城市更多樣化更有活力。HappyEnergy的利用者人數可以作為此轉變的依個指針。”

最後站在外面拍一張。下定決心的表情。

 

東日本大地震以經過六年了。就算是如此大規模的災難,人們還是會把它忘掉。我們能做的,就是去實踐英美文學家吉田建一所寫的「反對戰正的唯一手段,就是把各自的生活變美好,並執著於此」這句話。雖然沒有戰爭,但我們國民在每天的日常生活當中,去選擇自己覺得每好的事物。這行為很政治性,同時也是在創造更好的社會。

要記得地震帶來的悲傷的事情。每年參加關於地震的活動。持續下去。這不就是一種美好的生活嗎?在電力的選擇上,我認為也能適用在上面。

 

 

 

*本文章圖片及文字皆經greenz.jp授權刊載

*原文出處:2016.05.06網址

留下您的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