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區資產如何轉為文化創意

蔡培慧,世新大學社會發展研究所副教授,水沙連六社工作室創辦人,出生於南投日月潭。從1994年台灣社區營造開始,蔡培慧受到新港以宗教民俗文化連結的年輕人影響,讓她也開始思考能否透過活動推廣讓地方的年輕人留在農村,因此在家鄉頭社與朋友成立水沙連六社工作室。



從社區開始看似理所當然,但是也非常不容易,我們是社區的一份子,但也同時面對如何維持生計的問題。台灣的發展過程向來是線性發展、經濟為首、利潤為導向的發展。厲害的人去都市打拼,無法於都市生計的人才留在鄉下,但一定是如此嗎?這是蔡培慧拋給現場觀眾的第一個問題。 

社區難道只是社區概念、空間範疇嗎?蔡培慧認為社區更重要的是「承擔」,共同生活在此的人應該有所連結,開始一同思考村子的走向與未來。以小學為例,因人口流失,南投縣府欲將鄉內國小廢校,但鄉內托兒所幼稚園的需求反增,因為都市家長無暇顧及孩子,將孩子託給留在鄉下的父母隔代教養,因此校長建議鄉內國小設立公立托育班。在這個例子上可以看到社區不只是空間、硬體概念,而是人們共同思索、解決、共同面對的問題概念,將社區的「承擔」悄悄地放到自己的身上。
社會設計需與社區的意識有所連結、共同思考 ,形成一種「對話」與親近的連結,而不是專家學者、政府、誰說了算。蔡培慧舉例了這半年內「菜車」的研究如何創造親近的連結,像是老寮Hostel創辦人邱星崴和想要認識農村的人一同做訪調,因而發現南庄農村賣豬肉的菜車,開始協助農民賣菜,形成互助循環;而日本的菜車進入老齡社區挨家挨戶拜訪也形成一種社會關照。因此社會設計、文化資產絕對不是概念上、美學上的,而是從生活、生計出發,各式各樣的社區會依據地域環境、人的創造力形成不同的連結。

蔡培慧也提出了「模糊的連結、模糊的結合」概念,當我們困頓、疑惑時,就是慢慢會有答案的時候。感受困頓、疑惑是既有規則受到挑戰時常有的感受,當我們跳脫出熟悉的框架,就有更多的可能性。像是埔里農會前所未見的以百香果釀酒而獲得德國獎項的案例,如此「未知的可能」是進行社會設計很重要的轉換,而「模糊的連結」則是轉化的基礎。
講座最後,蔡培慧提出社會經濟中「交換、互惠、再分配」是創造多元的價值、利潤地平等分配。若大家都能在消費時謹慎選擇,選擇當地產、節省包裝的商品,就是將創意產業落實為日常生活實踐的第一步。

留下您的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