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給你金錢之外的特產品! 海士町 x co-ba開創了都市跟地方的新經濟關係

創造聯結,打造快樂工作社區的共享工作場地「co-ba」。它不僅止於共享工作空間的理念獲得許多的共鳴,現在co-ba NETWORK正擴大至全日本。

 

這樣的co-ba最近在令人驚訝的地方設置了新據點,設置在從島根縣松江市的七類港搭船30分鐘,在隱歧諸島上的海士町。

 

說到海士町,雖然是一個人口流失的地方,但因讓在島前地區唯一的高中,從差一點要廢校的地方救回來的計畫「島前高中魅力化計畫」大成功,或是積極的推動接納回歸島上的人計畫等,各種相當前衛的城鎮重生計畫而聞名。

 

不過實際上島上的自由工作者並不多,對觀光客來說也是一個不容易抵達的地方。那麼,為什麼co-ba這次會選擇在這裡開幕呢?看來島上的生態與組織裡面,充滿了讓海士町和co-ba創新也愉快的挑戰,以及海士町才能有的魅力在吧。

 

新開幕的co-ba的名稱是「co-ba ama」。這次採訪了負責營運的是海士町區公所地產地商課的寺田理弘先生,以及在co-ba ama以部落支援人員的身分參予其中的社區設施「ama – mare」員工的森佑樹先生。

 

朝向能夠永續發展的未來,海士町的現在

海士町美景

首先,簡單介紹一下海士町吧。海士町人口約2300人,是在離本島60公里處隱歧諸島中的一座島,一島一村的小村莊。

 

在“平成的大合併”之中,他們決定要持續獨立的行政,也因應此決定做出了許多獨特的財政改革和產業改革,像是公務員的降薪、打造特產品等,成效也相當不錯。也持續積極與島外交流,成為了對打造能夠永續經營村莊的年輕人們聚集的地方。

 

2000年初的人口研究報告預測,在2015年的時候島上人口會減少至2007人(高齡化比率44%)。但實際上人口降低沒有如預測的那麼快,2015年9月的時候有2352人(高齡化比率39%)。現在反而是想要移居過來,還沒有辦法馬上租到空房的狀況。看起來好像不能說是人口流失嚴重的地方了?

 

然而近幾年來,年輕一代的人們接下了前輩們所進行的各種改革,30幾歲~40幾歲的年輕世代準備開始要接棒,來背負起村莊的未來。

 

根據「村.‧人‧工作創生法」來擬定村莊的策略時,年輕一代的職員和居民代表組成了「打造明天的海士會」簡稱為「明海」。他們擬定了「明海挑戰計畫」,日後成為了海士町創生綜合策略「海士挑戰計畫」的基礎。

 

海士挑戰計畫中,為了實現理想的海士町,針對「打造村莊」、「打造人」、「打造工作」,有許多具體的政策和數據目標。同時也表露了年輕一代為了要打造明亮的未來而下定的決心。

 

「co-ba ama」是在一場偶然相遇誕生的

海士町區公所地產地商課的寺田理弘先生

 

co-ba ama是為了達成「海士挑戰計畫」中的「為了打造有魅力的海士而挑戰打造人」這一個項目而開始的。在年輕人之中,增加創業的人,實現島內高齡化的工作傳承和研究,必須要有這種配對人才的計畫以前就有討論過。

 

“寺田先生 我也負責IT島根創業支援事業

 

IT的工作就不會限制工作地點,對移居有利,同時也可以振興地方的IT產業。不過如果只在家裡面默默的做好像就不怎麼快樂,還不如跟島上的各種人一邊接觸一邊工作,我一直都有這樣的想法。

 

這時候,當時在Tsukuruba有限公司負責co-ba NETWORK的山本倫宏先生,參加了IT移居團來到隱歧。海士町的標語是「自立‧挑戰‧交流~成為人和自然能夠持續發亮的島~」,而co-ba的核心理念是協助挑戰者的一個據點,我就覺得彼此間的基本理念很相近。”

 

聊到「如果海士有co-ba的話就好了」,他們兩個非常契合。在交流會時跟長官聊到這件事情,他們也紛紛表示「好啊!試試看試試看!」,結果就真的要做了。不愧是說做就做的海士町!

 

“寺田先生:海士町對「想做」的想法或挑戰,就是抱持著「好啊!來啊來啊!」這樣非常正面支持的心態。我移居過來第六年了,以移居者的身分他們讓我做了很多事情,也讓我很放心的去挑戰。這是我在海士生活,覺得非常快樂的地方。”

 

想要重視「相遇」與「交流」

「ama – mare」員工的森佑樹先生。森先生一年前從京都移居至此。

 

決定好之後就要找地點了。他們看了很多地方,最後決定設置在ama – mare的一角,因為那裡的氛圍跟co-ba很接近、隨時都開著、有適當的空間也能夠改建。第一個由行政單位營運的co-ba誕生了!

 

ama – mare是活用原本是托兒所建築物的一個社區設施。目標是擴張在海士生活的樂趣,平時會舉辦活動來促進世代交流,或是販賣在空房子中沒有主人碗盤的跳蚤市場活動,還有善用豐富大自然的森林幼稚園「山上教室」的支援活動等等。平成27年,所有活動的參與人數有6570人。一年之間舉辦了37次活動。

 

“寺田先生:我對於行政單未來營運並沒有特別的堅持。只是因為各種條件重疊的關係吧。當時剛好在招攬IT企業,也剛好有我和山本先生的相遇,ama – mare剛好也有希望成為多世代交流之處的目標。各種剛好一起來運作co-ba ama,就有了一種「好像有什麼要動起來了」的感覺。”

 

ama – mare裡的古道具屋。碗盤類只要裝在特定的袋子內,不管裝多少都300日圓!因為有很多移居者,所以家具類的東西一下就會賣光。

 

“森先生:ama – mare是一個不同世代可以交流的地方。有一個不管做什麼事情都可以的自由室,但沒有什麼人會因為工作或是讀書聚集在裡面。所以co-ba ama成立之後,就會有不同的利用目的了。對於ama – mare來說,這樣新的交流是我們所希望的,所以我們非常歡迎他們。”

 

的確,從小孩到大人、觀光客,各種不同的人聚集的ama – mare中,如果再加上工作的人,交流的範圍一定會越來越廣。順帶一提,因為是公共設施,所以現階段使用co-ba ama不用費用。不論島內島外,想要使用的人隨時都可以前來。

打開讀書房的門,進去就是「co-ba ama」了!
準備了有插座的吧檯,還有可以討論事情的桌椅。櫃子利用了托兒所的舊家具。

 

“寺田先生:來這裡就可以遇到很多人,然後可以討論工作,有時候也會變要好,聊到最後就變成要不要一起舉辦活動。透過這樣的交流,我希望創造一個可以接觸到各方人士的環境。”

 

“森先生:為了達到目標,我希望當地居民可以知道這裡,使用這裡。下一步,我希望來自島外對這裡有興趣的人,可以體驗到與海士町濃厚的聯結。”

 

這正是寺田先生與森先生想透過co-ba來實現的未來。

寺田先生與森先生

交流,從工作上來看感覺一點都沒有關聯。不過其實,就像寺田先生和山本先生一樣,有些時候會因為面對面交流產生工作,有需要的人彼此間才會連在一起。

 

因為是離開本州的離島,所以不論是對島上的人或是旅遊的人,相遇都會帶來一點特別的意思。跟默默工作不一樣,這樣的做法非常有海士町的風格。

 

 

實現不是金錢價值的交流

co-ba ama的挑戰不僅止於此。令人感到好奇的,是這裡採用了co-ba第一次試辦的「running cost(夥伴費)的社會資產支付」以及「來訪者的提供才能來實現的give and take支付」的系統。

 

社會資產支付,就是當使用co-ba的名稱,或是使用營運系統、協助時會產生的夥伴費用,不是以貨幣來支付,而是以特產品來支付的系統。所需要的金額會是相同,不過金錢本身會落在島內,也能夠提升生產者的銷售量。

 

另外特產品會每個月從全國各地的某個co-ba送出。透過春天的岩牡蠣,秋天的米或是橘子等當季的特產品,都市部的co-ba會員可以接觸到海士町。當他們在每個月的交流會時使用這些食材,對海士町來說可以順便打廣告,對收特產品的人來說可以吃到美味食材,這樣一舉兩得的系統!

特產品頁面

 

 

“寺田先生:這個提議來自原本營運co-ba NETWORK的tsukuruba公司。這次,為了讓都市跟地方有所聯結,所以我們締結了夥伴關係。不過從海士町付點錢到東京去,好像不會有什麼改變。

而且也被人說「這樣的關係好無聊哦」,所以就由提案說「那不然就寄出跟夥伴費相同金額的特產品,然後送到全國co-ba怎麼樣?」

收到特產品的co-ba會員一定會很開心,對地產地商課的我來說,正好是可以讓全國認識我們特產品的好機會。當時的我就是「拜託拜託一定要!」的心情啊。”

2017年3月10日舉辦的co-ba shibuya的定期交流會的主題是「AMA SPECIAL!!海士町特產岩牡蠣享用春香之夜!!」為了紀念即將開幕的co-ba ama,準備了海士特產的「岩牡蠣」,還有白烏賊、蠑螺、白米、地酒等。寺田先生、森先生、南先生也從海士町錢來參加。之後就可以在全國各地的co-ba體驗海士町的食材了!

 

另外,give and take支付,就是從都市部來使用co-ba ama時,把居留的一部分時間提供給隱歧或是海士町,來換取居留時的住宿、三餐、空間使用等等的系統。

 

舉例來說,作家開辦針對高中的的寫作講座,或是需要寫一些稿。在旅行的途中,就可以換得晚餐,或是住宿等的服務。

 

“寺田先生 有點以物換術的感覺,我們討論如果可以這樣的話很不錯。不過具體的規則還沒有想好,希望想好以後可以越來越多這樣的利用。”

 

這樣的想法很有趣,因為跟社會資產支付一樣,並不是付出金錢,而是贈出“物品”或是“事情”。活用自己的才能,可以跟島上的人建構出緊密的關係,更是可以體驗到金錢買不到的旅行經驗。

 

衡量物品和事情的價值不一定只能用金錢,co-ba ama正努力實現這樣的想法。「如果可以透過以物易物生活的話」,常常會聽到別人這樣說,不過或許哪天在海士町真的會實現。

 

最終構想是「整座島嶼都隨意使用」

2017年5月13日開幕的co-ba ama,在ama – mare蓋好的其實只是co-ba ama的一部分。ama – mare可以說是co-ba ama的「本店」。

 

co-ba ama最後的目標,是達成「整座島嶼都隨意使用」的構想。讓千里迢迢難得來到這裡的人,可以好好的走遍島嶼的各個角落,於是在島上各個地點,像是辦公室的角落、個人居家的角落、空房子的空間等等打造co-ba ama的據點,讓來的人可以隨意的使用。

 

也就是說co-ba ama是「統稱散在島上各處的共享空間」。

 

在ama – mare之後有些地方也已經開始成為co-ba ama的據點。像是從東京移居來的設計師南夫妻的住宅。

南貴博先生、麻衣小姐。貴博先生之前在廣告代理店工作。在他想要獨立的時候拜訪了移居到海士町的朋友,結果非常喜歡,於是自己也移居過來。

 

面向大海大大的住宅,是地產地商課在規劃新事業時想要使用的空房子。原本就對打造環境有興趣的南先生就提說「不然我住這裡來經營背包客旅館或是共享辦公室來活用這裡」,於是就租借給他們了。

南先生門口處的風景。正面剛好可以看見夕陽。可以邊工作邊看這樣的美景真是太幸福了。

 

其實海士町沒有像南先生這樣以自由業為生的人。南先生本身也想要在保持東京的遠端工作來獲得一些收入,同時在地方創業。不過開始住之後,發現有來自海士町或是隱歧諸島等各地的工作委託,內容和表現的尺度也是各式各樣。

 

“南先生:因為這樣,我希望可以擴張創作者的圈子。co-ba ama也會有很多人來,如果把這裡當作第二個辦公室也不錯。從中或許會發展出一些工作,也或許會有創作者移居過來。

很多人認為島上不可能有自由業,不過只要有一定程度的經驗和技巧,其實有很多功做呢。”

 

以co-ba ama為契機,或許會有更多人選擇“在海士町以自由業工作”呢。

將成為co-ba ama新據點的南先生家,長屋門。目標在夏天開始啟用,目前正在改建當中。未來會在港口邊的牆壁裝上窗戶,這樣工作時隨時都能看到大海。然後主要建築物,也預計讓有緣的人住宿。

 

以交流為中心打造工作場地

「為了方便我們廣稱“設置了讀書房”。如果說共享工作空間恐怕沒有人知道是什麼」寺田先生這樣說。時尚比不上實用性,為了讓這個地方生根在村莊裡的巧思。

 

共享工作空間總是擺脫不了“工作地方”的印象。不過co-ba ama重視的,還是交流和相遇,寺田先生和森先生不斷跟我們強調。

 

“森先生:我的理想,舉例來說第一級產業的人來這裡,島外IT產業的人也來這裡,當他們都在這裡一起喝茶吃飯聊天的時候,會不會就聊出一些新工作。”

 

“寺田先生:島上從小孩到老年人都非常有活力,所以不只是年輕人,希望可以打破世代的牆壁來創造出一些不一樣的東西。”

 

近幾年與其說逛觀光地,比較流行跟當地人接觸的“逛當地人”之旅。話雖如此,到了一個陌生的地方也很難有機會跟當地人聊天。這時候如果有一個不論是誰都能隨意去的地方,或許就是一個很有趣的事情。

 

“寺田先生:海士町的關鍵字「自立‧挑戰‧交流」,不管哪一像都很重要,我每天都這樣覺得。所以我更希望co-ba ama可以以交流之地來生根在這裡,也期待之後會發展出許多新的挑戰。”

可以討論事情的大餐桌,未來會發展出許多交流和挑戰吧!

 

co-ba ama的目標,不是單純的提供可以工作的空間,而是讓島上的人和旅行的人、都市和地方、小孩和老人、一級產業和IT等,孕育各種聯結、交流為核新的地方。

 

對無法用效率和便利性衡量的co-ba ama挑戰感到興趣的人,歡迎拿者電腦來海士町吧!悠遊的時光、豐富的自然、島上溫暖的交流,正等待著想要工作的你呢!

留下您的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