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車三小時才一班 「CIVIC TECH」用科技解決高齡化地區市民的交通問題

離各位家最近的大眾運輸工具,大概多久來一班呢?

我在三重北部小小村落的老家,大概3~4小時才來一班公車。然後末班車19點就走了。父母說,最近班次還在減少當中。回老家的時候,不只一兩次擔心說:「如果父母不能開車了,也沒有公車的話…。」

greenz.jp也常常介紹「雙據點生活」或是「鄉村生活」,可是一個沒有汽車的人想要嘗試,能夠選擇居住的地方就相當少了。相信也有許多人曾經在電視或報紙上有看過,人口流失地區的民眾因為沒有車輛,而陷入「購物難民」的情況。

之後如果地方大眾運輸工具的狀況越來越惡化,對開車沒有自信的我們能夠居住的地方就越來越少了。我們該如何面對這樣的問題呢?

針對此大眾運輸工具的問題,3月25日在「CIVI TECH FORUM 2017」當中舉辦了「思考21世紀的大眾運輸工具」的論壇,討論如何運用科技和市民的力量改變,還有大眾運輸工具的未來。

活動名稱的「CIVIC TECH」,意指善用科技,並以市民為中心來解決地方的問題。

高齡化與人口流失等,與日本面臨的問題有緊密關係的大眾運輸工具,科技會以什麼樣的形式帶來解決方案呢?我抱著滿心的期待,參加了這次的大眾運輸工具×科技的論壇,聆聽了各種不同的挑戰與嘗試。

 

政府、企業、市民,各自以各自的立場來發展的新大眾運輸

論壇的一開始,來自各方的講者先分享各自目前著手的事情。第一位,是在東京大學生產技術研究所的伊藤昌毅先生。他試把各種大眾運輸的資訊,例如公車時刻表、延誤資訊等,統整後讓利用者與開發者雙方都容易使用的計畫。

的確,地方的公車路線資訊有時候很難找到⋯⋯如果這類的資訊集中在一起的話該有多方便,利用者應該也常會想到。

而針對將大眾運輸工具的資訊公開,伊藤先生表示不只是讓便利性提升而已。

伊藤先生:舉例來說,如果使用可以閱覽全日本地圖的軟體,就可以把得到的公車占資訊、人口資訊重疊上去,讓大家都可以很清楚的感受到「這一區的公車站好像很少」這件事情。

當市民將這些發現回報給地方政府,或許可以讓以往都只是單方面的資訊提供,變成雙向對流,讓大眾運輸系統更加完善。

一邊演講一邊展示將公車站位置和人口分佈圖重疊的檔案。

接下來的演講者,是實際在人口流失地區實施共享乘車服務的,北海道天塩町的齊藤啓輔副町長,以及長距離共享乘車服務「Notteco」的東祐太朗社長

天塩町是一個要買生活必需品必須開車一個小時,搭大眾運輸工具必須公車轉電車要花3小時以上的偏鄉地區。高齡化持續不斷的居民們該如何確保移動手段,常常會在議會中被提出來討論。

齊藤先生:以往結論會是「我們去向JR或是公車公司請求吧」,選擇一種實現機率不太高的手段。這樣事情並沒有走向解決之道。

我認為問題的解決和科技,他們非常合。於是我就跑去找遠距離共享乘車服務的東社長,跟他說「我們一起來做!」

北海道天塩町副町長的齊藤啓輔先生

齊藤副町長選擇的遠距離共享乘車服務「Notteco」,是在網路上販賣空位的一個平台。

使用者在有要移動車輛的時候,將內容以“駕駛”登記,然後尋找想要共享乘車的客人。如果配對成功,將會需要支付燃料費和高速公路費等的費用。因為是實報實銷,所以不會牴觸到計程車相關的法律問題。

在天塩町到稚內的實驗中,使用者大多是年長者,所以安排了電話而非網路的窗口,透過中間人來安排配對。的確,如此以來年長者就比較容易使用了。共享乘車還可以讓不同地區的居民接觸,讓年長者之間或許會產生一些新的互動。

「Notteco」有限公司的東祐太朗社長

和齊藤副町長和東社長一樣投入共享乘車服務來解決大眾運輸問題的,就是第四位演講者「NAO Cooperation」的宮下直子小姐

宮下小姐在富山縣南礪市利賀村活動,超過65歲的人口占了46%的一個地方。雖然有公車在跑,但很多人沒有從家裡到公車站的移動手段,因此使用者逐年減少。

而宮下小姐在去年的「CIVIC TECH FORUM」中遇到的,就是讓年長者與駕駛配對的共享乘車服務「愛愛汽車(あいあい自動車)」。

宮下小姐:當我聽到「愛愛汽車」,我覺得「就是它了!」,因為我很清楚村莊裡面70歲婆婆在大雪中載著90歲老婆婆出門的模樣。

他們把蔬菜、小菜等當作謝禮來互動。就算他們不知道CIVIC TECH這個字,他們還是很理所當然的進行著共享乘車,我當下就認為最理想的大眾運輸就是共享乘車。”

用平板或是電話預約,公司就會聯絡有登記的駕駛,接著駕駛就會直接打電話給年長者說「我們幾點在哪裡哪裡喔!」這樣的一個系統。

到醫院的費用會變便宜,所以一定要利用!有這樣的意見,也有越來越多的人表是想要使用他來當作接送小孩的方法。確保年長者的移動手段……往往會以這樣的角度來討論偏鄉地區的大眾運輸問題,不過我們發現如果少了這個系統,各個年齡層的人都會受到影響。

NAO Cooperation的宮下直子小姐

最後,是跟伊藤先生一樣根據“數據”,在茨城縣筑波市(Tsukuba市),努力實現以市民為中心的大眾運輸交通的,打造城鎮推進部部長長島芳行先生。在筑波市有營運社區公車「筑公車」和客製化計程車「筑計程車」,前者主要是市內的移動,後者則是連結市外與市內的移動,相當受到市民的青睞。

這樣的大眾運輸系統,還積極的推動讓IC卡可以使用,以及可以看到公車現在地的系統。蒐集哪一地區的使用率比較高,哪裡發生延誤了等等的資訊,來讓整個交通系統更方便,更容易讓市民使用。

筑波市打造城鎮推進部部長長島芳行先生

從預算、法律、活用數據、變化的過程中看到的問題

共享乘車服務搭配大眾運輸系統數據的活用,聽演講者的各種案例,會令人覺得是不是大眾運輸系統減少的問題可以輕鬆的解決?但在討論會的時候,也看見了必須克服的一道牆壁。

遠距離共享乘車服務的「Notteco」東社長發現的問題,就是提供服務的人沒有辦法獲得燃料費和高速公路費用以上的利益。

東先生:我們常聽到「不管多少錢都沒關係,只要帶我去醫院就好」的聲音。以往的大眾運輸系統在預算上沒有辦法實現,但只要把願意付費的人和想要賺錢的人配對起來,這樣的問題就可以透過共享乘車輕易的解決。

支付5萬塊給公車公司,跟支付給一個個人,相信對個人生活帶來的影響會差很多。如果可以獲得除了燃料費和高速公路費用以外的利益的話,相信會有更多人願意開車來服務。”

而針對這樣法律的規範,前來參加的人表示「那有辦法不斷累積各種成功案例,然後丟給政府看說“有這麼多居民想要這服務,還有什麼意見?”不也可以嗎?」但曾經擔任過官僚的齊藤副町長說「共享乘車很難證明他的安全性。」強調必須從許多不同方面來表現出這服務是可行的。

另外一個浮現出來的問題,就是關於分析交通數據的“規模”。收集的資料誰可以分析?可以分析到什麼程度?東京大學的伊藤先生說明了這個問題的複雜性。

伊藤先生:如果是交通類的IC卡片,我們不僅可以獲得那個人去了哪些地方,如果是購買定期票的話,還可以知道地址、姓名等詳細的個人資料。那麼誰來管理,又誰可以分析這些資料呢?另外就算我們知道把各家公司的資料彙整起來,可以有更多新的發現,但是我們可以做到哪裡,我們可以去做嗎?這一部分必須非常謹慎。

討論會甚至還有人沒有位置坐,現場相當熱烈。

為了未來的大眾運輸工具。連結市民、政府、科技社區來發聲

法律規範、安全性、資料管理等等,有許多課題都跟未來的大眾運輸相關。大家一起摸索解決方案所在,跟市民的聲音一起以「Local GovTech」(註1)的方式來解決問題,究竟需要什麼呢?柴田先生提出來的關鍵字,是「市民的聲音」。

柴田先生:以往的大眾運輸系統,都是聰明的人決定然後一般大眾跟隨,但以後必須是大家一起來找問題,並且一起達成協議。

像是今天演講中提到的,關於交通方面迫切的需求或許會推著問題不斷前進。但是如果市民的聲音都沒有傳送到的狀況下,我認為也必須不斷累積成功案例來突破才可以。

去年擔任CIVIC TECH FORUM營運委員會的柴田重臣先生

政府聆聽市民的聲音,跟市民一起打造更好的大眾運輸系統,這樣的動作本身感覺是新的解決方法,但東京大學的伊藤先生說,這樣的動作其實以前就有了。

伊藤先生:科技方面的解決方法,其實在“IT”的科技之前,就以“交通”的科技存在了。

舉例來說我參與了一個「大家來思考生活移動方法的全國論壇」團體,60、70幾歲的人們聚在一起討論「如何應對年長者的移動方法」的問題。

這樣的社團和科技社團感覺有一點差距,但他們本質上所渴望的東西是一樣的。我認為不該繼續讓這種不同的市民社團沒有接觸,必須要彼此交流。

每天不斷努力傾聽“市民聲音”的筑波市長島先生,也呼籲市民要多多發聲讓他們聽到。

長島先生:以前我們按照市民的要求增加公車路線,但後來卻因為沒什麼人使用而不得不廢掉。

所以我希望市民的各位,不是只說出願望,而是將實際的需求,把實際狀況告訴我們。政府的功能就是把收集到的聲音跟實際的數據來比對,並努力達到市民的需求。而這樣的過程裡,市民的聲音是不可或缺的。

技術者和市公所的職員等,許多不同領域的人都提出了各種問題

對我來說的“大眾運輸工具”,是生出來就理所當然有的,而我必須去配合他來調整我的生活。所以如果未來大眾運輸工具會從地方消失,勢必要自己努力想辦法。我莫名的很熱血。

但從今天討論中感覺到的,是如果把迫切的需求傳達到正確的地方,政府、民間、市民大家是有辦法重新設計大眾運輸工具的。而為了如此,我們必須思考自己需要什麼樣的交通,或是給予那些已經在行動的人支持的聲音等等,還有許多事情可以去執行。

對我來說的重點是,我必須重新換一個角度去看大眾運輸工具。他不該是一個不變動的系統,而應該是可以為了市民需求而不斷改變的系統。或許這樣才是真正符合21世紀的大眾運輸系統吧。

備註及參考資料

留下您的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