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立研修所Beans」-我們培育的不只是技術和能力,更是讓身障人士培養“長處”的做事方法。

各位知道福祉作業所嗎?或許知道是讓身障人士工作的地方,但應該不太曉得是個什麼樣的組織、制度,以及具體來說在做些什麼吧?

這次跟著擔任「SUSU」經理青木健太先生一起拜訪的地方,是位於福島縣南相馬市的福址作業所「自立研修所Beans(以下簡稱為Beans)」。Beans是一個提供許多工作機會給難找工作的身障人士,並且透過指導教育協助他們能夠自立生活的機構。

在這進行著什麼樣的事情呢?這一篇將報導Beans的樣貌,以及與青木先生、Beans機構長的郡小姐、所長的北畑小姐的訪談內容。

 

福祉作業所是?

福島縣南相馬市。就如各位所知,是受到2011年東日本大地震以及福島第一核能發電廠事故影響很大的地區。

發生地震後即將滿6年,在2016年12月,連結仙台的常磐線重新啟動。雖然要回到原本的生活還困難重重,但可以感覺到復活的徵兆,以及準備要重新站起來的活力。

通往仙台的常磐線,於JR小高站重新開始營業,圖為小高站站內。

 

Beans是以這樣的南相馬市為中心,協助身障者的「NPO法人協助中心」所營運的一個事業所。在福祉作業所中,被分類在「就勞繼續支援B型」中。

「就勞繼續支援B型」的機構,是針對進入一般企業有困難身障者,提供他們就業及進行生產活動的機會,以及許多在就職時需要的知識與技能。而因為有付出勞力,利用者相對能夠獲得工資。與「就勞繼續支援A型」不同,它在事業者與利用者之間沒有雇用契約,所以身障的種類與程度都不一樣。Beans目前接收了20幾位的利用者。

我們在下午一點拜訪,正好是大家埋頭工作的時間。

 

 

 

在織布機排排站的角落,就是「SAORI織布」的工作坊。「織的很美呢!」北畑小姐這樣說,利用者回:「為了藍染新進的這線很不錯。」按照自己喜好加入顏色來織的「SAORI織布」,能夠將每個人特有的品味展現出來,能夠織出世界上獨一無二的一匹布。

“北畑小姐:要自己裝縱線跟緯線,所以要開始織需要花一點時間。尤其是把兩邊織的很漂亮難度很高。自己查自己研究,本來需要兩個人一起合作的地方,後來也變成可以獨自作業了。”

從利用者熟練的手中,一條條的針線慢慢變成一張布。這樣完成的一張張五顏六色的布,經過不同的剪裁,變成書籤、杯墊、名片夾等等。

 

把自己的喜歡的疊在一起而成的「SAORI織布」。成品會受到當下心情影響很多。

 

製作能以此為傲的自主產品

Beans接下許多不同工作的委託,有清潔活動、製作商店需要的餅乾盒、T恤的印製等等各式各樣的工作。不僅這些,他們從創辦當初就非常重視「SAORI織布」,用心經營利用SAORI織布而成的自主產品。

尤其受到矚目的是「稿紙記事本」,是再生書籍稿紙的記事本。是由學會了傳統技術「和製本四目綴」的利用者一本一本手工製作而來的。

 

 

活用出版社提供的稿紙。還可以看見作者、編輯者修改的痕跡。

 

現在他們更是應用此技巧,利用自己染的和紙來製作「和紙記事本」。負責「染」與「綴(意指封起來)」的菊地先生是如何做的,他非常有條理的,一步一步說明步驟給我們聽。

“郡小姐:菊地先生連續兩年在圖書館擔任製作和紙記事本的講師。原本是在暑期針對小學生而開始的,但來了許多對和紙製作有興趣的大人們。”

專心聽菊地先生講解的青木先生

2014年的求職慈善事業「CREATION Project 2014」當中,與設計師和創作者合作成立和綴工作坊來製作記事簿。菊地先生很開心的跟我們說,跟外界的人共同作業,對他來說是一項珍貴的體驗。

在我們看過Beans作業地方後,邀請青木先生、郡小姐,以及北畑小姐,針對「透過做東西來協助人」為主題來講解一下。

 

做東西的挑戰

青木先生:我請60多位在柬埔寨農村國小的中輟生,製作這個包包。

郡小姐‧北畑小姐 :哇!很時髦呢!

 

SUSU的托特包

 

青木先生:因為是一群不習慣每天去同個地方的小朋友,所以一開始很辛苦。做東西要在期限內完成,也需要兼顧品質。需要集中精神,也需要跟別人合作。透過認真工作可以讓一個人成長,也會可以讓他們有歸屬感和成就感。所以我想要以“透過做東西來協助人”為主題,詢問看看大家的意見。

郡小姐:這一個機構也是想說「身障者可以做些什麼事情呢」開始的。大概20年前有一個類似Beans前身的地方,是從田地和染布開始的。因為就算身障者跌倒也比較安全所以在田地裡。然後採花,絞汁,染色,燙熨斗,包裝等,過程中可以讓很多人參與,所以選擇染布。這個活動就延續成為了現在的SAORI織布。

因為地震而產生的連結

青木先生:南相馬市好像因為地震受到很大的影響。地震後有關閉作業所嗎?

北畑小姐:大概關閉Beans一個月多吧。因為我們比其他福利機構還要早重新開幕,所以來了很多從前沒有來的利用者。但地震過後,真的是沒有什麼工作。

有點難以啟齒,但有一段時間只剩下請他們剪裁我們用的紙條的工作而已。利用者的人們有工作就能夠很冷靜,但是一旦沒有了就不知道不知所措了。這段時間很煎熬。

 

青木先生和所長的北畑小姐

 

青木先生:後來怎麼做,工作才越來越多呢?

北畑小姐:因為員工不足,所以我們透過JDF(日本身障論壇),請全國各地的志工來幫忙我們。

雖然說是志工,但他們是很專業的現場員工,或是事業所的所長,常常被介紹「有這樣的工作哦!」或是「有這樣的技術,在Beans有辦法應用嗎?」等,工作就慢慢變多了。

 

製做別針也是在這樣的連結中誕生的一項工作。

 

青木先生:人會從全國聚集,所以感覺工作的領域比地震前廣了許多。稿紙記事簿也是因為這樣而開始製做的嗎?

郡小姐:地震之後,在東京有一場身障者的產品交流會,在那裡跟「PRe Nippon」的代表變熟,決定開始在受災地區創造工作機會的計畫。「再生」稿紙跟災區的「再生」也是有互相呼應的。

因為是相當複雜的工作,沒有辦法成為太多利用者的工作。但是對於菊地先生這樣的人來說,就變成可以讓他全程都獨立作業的工作。透過這個工作讓他找回自信,真心覺得很慶幸。

 

發揮自己的長處

 

青木先生:參觀Beans之後,我發現很多像菊地先生這樣,在工作上充分發揮自己長處的人,令我印象深刻。為了讓他們發揮長處,你們有做什麼特別的事情嗎?

北畑小姐:針對新進的利用者呢,我們會在開始之前會跟他進行一場「評估」。聽他說他的生育歷、在學校從事的工作、喜歡不喜歡的事情、擅長不擅長的事情等等。等他進來之後,會讓他先做看看我們所內的各種工作。然後利用者跟職員一邊商量一邊決定要做什麼樣的工作。

而就算是這樣拖付給他們的工作,也會聽見他們抱怨說「其實我不太擅長這個」。這時候我們會積極去關心,看他的狀況是可以透過努力變喜歡,還是生理上有困難而必須幫他換工作,這就是我們員工要判斷的時候了。所以我們很重視平常與利用者之間的互動。

 

 

 

郡小姐:如果彼此間都沒有互動,可能做了好幾年都沒有辦法發現他們的長處。一開始先陪著他們一起走,然後我們職員慢慢退後,讓利用者往前踏出去,我覺得這樣的做法很不錯。

舉例來說,現在可以完全獨立完成稿紙記事簿的菊地先生,一開始也只會一半不到的事情。而我們的職員在旁邊一部一部協助他,很有耐心地陪著菊地先生,一起研究該怎麼做才能完成。

 

雙手很巧的菊地先生。這朵花當然也是手工的!他送給了我們greenz.jp編輯部。

 

青木先生:為了讓他們在過程中成長,有設定什麼目標嗎?

北畑小姐:我們每半年有一次,職員跟利用者之間「個別支援目標」的一個約定。

是為了在未來達成目標而設成20個左右的階梯,每一階都是小小的一步。

舉例來說,在清潔活動有個目標是「把鞋櫃擦亮」,擰抹布就是第一步。讓他們完成小小的每一步,希望能累積很多很多的成功體驗,而不是失敗體驗。

郡小姐 :有身障的朋友們,大多是因為小時候被欺負,或是在家裡沒有地位的人,所以在對於交際往往都比較不擅長。菊地先生,一開始也很不擅長與人打交道。

 

機構長的郡小姐

 

青木先生:感覺他是一個很溫柔親切的人,無法想像他以前的樣子。

郡小姐:有很多人是因為來這裡,花時間專注在這件事上,才第一次完成一件事情。有能夠獨立完成的事情,就能夠在團體中找到自己的地位,也會越來越有自信。如此一來就有餘力去關心別人,或是這個人好的部分就會更加明顯。

還有,有一點自閉傾向的人或許比較適合做各行師傅。因為師傅們總是有自己的堅持,對某件事情特別厲害。我們這裡有一位叫「畫伯」很會畫畫的人,他對繪畫有很多堅持,他的畫別人都沒辦法模仿。我們Beans的咖啡廳也有在賣,有在討論要不要把他的畫設成記事簿的封面之類的。

把每個人的才能與工作配對,這就是做東西最有趣的地方。

 

「畫伯」的畫色彩很鮮豔。右邊寫著「クリスマスツリー 聖誕樹」的字樣。一定要把標題畫進去就是「畫伯」的堅持。

 

在地方活得像自己

青木先生:之後想要在Beans做些什麼事情呢?

郡小姐:提高利用者的生活品質是最優先的課題。為了這樣,必須增加更多自製產品,然後把他們努力做出來的產品推廣給更多人知道。

北畑小姐:利用者的各位也會一年一年變老,所以我覺得該花時間跟他們每個人聊聊未來的事情。如果父母過世了之後要怎麼辦等,也到了必須具體思考這些問題的時候了。

郡小姐:沒錯,身障者要在這個地方活出自己,還有很多很多課題。針對這些課題,希望從利用者可以配合的地方開始慢慢解決。

北畑小姐:希望職場,地方可以是一個職員和利用者互相幫忙,大家能夠心平氣和對話的地方呢。

(訪談到此)

 

 

 

參觀之前對福祉作業所只有一種「可能做一些單調無聊的作業吧」這樣的想法,但是Beans剛好相反,他們為了製造原創產品,想盡各種辦法來發揮每個人的「長處」。

在一般組織中通常是每一個人去配合工作,或許這樣的做法比較能夠有效率且大規模地製造東西。但是如果能按照每一個的能力來提供工作,這樣是不是比較能夠培養能力、技術,甚至是自尊心呢?

在Beans很重視的「保持聯繫」、「專心聽別人說」、「告訴別人事情的時候要有條理的說」。這樣的事情,或許對沒有在福祉作業所工作的我們,也是在與別人合作上很重要的幾件事情呢。

 

*本文章圖片及文字皆經greenz.jp授權刊載

*原文出處:2017.04.07網址

留下您的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