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size_IMG_0336_p7qd7e

居住在一年房租一萬塊的山間小屋-自家發電OFF-GRID生活幸福的「代價」

自家發電(OFF-GRID)的山間小屋「醉仙庵(Sui Sen An)」

當我聽到這個名稱的時候,我認為就是“靠自己發電的小房子”。實際上他們確實是自家發電的。

我們拜訪的醉仙庵,不僅電力,連瓦斯,自來水都沒有,也就是說是一個完全沒有公共基礎建設的山間小屋。

聽到這裡會認為「他一定過著很厲害的自給自足生活!」但當看了他生活的樣子後,感覺也沒有過太壓抑的生活。舉例來說,準備給我們的小點心也是一般市面上販售的餅乾,他們也沒有拼命的準備乾糧,也沒有在耕作廣大面積的農田。

從東京出發,環遊世界一圈後決定居住在岡山縣美作市上山地區的山間小屋,4年前移居至此的踢踏舞者,asaki先生

asaki先生原本就很喜歡大自然,但住在東京的時候也理所當然地住在公寓,享受著都市生活。他自己也沒有想到會過現在這樣的生活。為什麼他決定要移居到這裡,過著完全不依靠基礎建設的生活呢?這次我們將細細介紹他的故事。

 

自家發電OFF-GRID山間小屋「醉仙庵」的生活

 

從森林這一側看整間山間小屋。組合鐵管而成的平台是asaki先生自己做的。來這裡之前,他完全沒有DIY的經驗,但他覺得好像可行,他就會開始想怎麼做,並一步步做出來。

自家發電山間小屋「醉仙庵」位在美作市的邊界,在一座小森林裡面的小小一間小屋。附近有幾間一般民宅,但這間小屋都沒有使用公共的電力、自來水、瓦斯。

電力依靠一枚100W的太陽能發電板,加上大電池組合而成的獨立太陽能發電系統而已。他說,其實只有晚上照明和手機充電,偶爾用的電子琴會用到電而已。

加上很幸運的,附近剛好就有一間免費供電、wifi的咖啡廳,若有需要長時間使用電腦的話去那邊就可以。但如果一段時間天氣不好的話,有時候晚上會沒有照明,但這樣的日子他就會點燃蠟燭,也是另有一番趣味。

 

在南邊的牆壁上設置太陽能發電板。

由於沒有瓦斯,煮飯都使用瓦斯罐。水的話,去有一小段距離的神社汲取湧泉。在這裡生活之後發現,一天最少有一公升左右的水就夠了。如果慢慢使用的話,不需要很頻繁的出門,不會有太大的壓力。

“在都市生活的時候,就會覺得水是無限的,電力也是理所當然的。但只要來一次這樣的地方,就可以知道真正需要的量。”

廁所使用堆肥式廁所。洗澡的話,將蓮蓬頭連接在水槽上,直接淋冷水。「這樣冬天還是會冷吧?」他笑笑的跟我們說:「在環遊世界的時候,有很多地方都沒有提供熱水,我習慣了啦。」

山間小屋的樣子。工作空間放滿了各式各樣的樂器。牆壁後面則是臥室。

房子的外側設置了廚房兼作業空間,放了一個燒柴式暖爐,在外面也可以取暖。室內則放了一個燈油暖爐。以房間的大小來說,覺得還可以再多放一個暖爐,但他說「覺得冷就多穿一點囉(笑)」

廚房兼作業空間也是DIY。這個空間產生了隔熱的作用,讓小屋變得很暖和。只要把從森林中撿來的小樹枝丟進暖爐裡,就能非常溫暖。

山間小屋的前面,也做了一個TAP DANCE STUDIO「樂器」。他每天在這裡練習,偶爾也會有學生來這裡上課。因為它是戶外的空間,朝著森林跳踢踏舞的時候,整座森林都會迴響著叩叩叩的聲音。

從山間小屋望出去的森林,也是可以自由使用的空間。租借的時候並沒有人去整理,是一座很陰森的森林,但他慢慢開始整理,現在變得很透光明亮。森林裡面放了一些貌似秘密基地的小空間、小舞台、遊樂設施等,有時候也會在這裡舉辦活動。

 

經歷大地震後,拋下一切,去環遊世界。

自家發電山間小屋「醉仙庵」的主人,asaki先生。

曾經在東京擔任專業踢踏舞舞者的asaki先生。曾經也擔任過講師,過著非常充裕的日子。而改變asaki先生的,就是2011年的東日本大地震。

“至此為止,我都覺得反正就是會有電,能用是理所當然的。但地震後才發現原來我們用的電力,是有一大風險的。

我也有去災區當志工,發現最難處理的,通常都是我們製造出來的東西,像是石油的爛泥巴之類的。不禁讓我覺得是大自然在跟我說「人類啊,適可而止吧。」然後我就想說,那我來試試看我能夠省到什麼程度。”

不過那時候他只是有這樣的一個想法,並還沒有想要怎麼進行這樣的生活。首先,他把經營了快20年的教室交給了學弟,並決定去「看看世界」,開始還遊世界之旅。用了之前存下來的錢,花了半年的時間繞了全世界,發現了很多,也學到了很多。

舉例來說,據說是因為砍伐木材等人類的環境破壞而導致文明滅亡的復活島。現在人類能居住的地方很有限,島上留下了許多大自然。

“沒有鋪柏油路,隨地都能看見不知道是什麼動物的骨頭。但不會令人覺得很髒。我發現要不是我們做了些多餘的事情,大自然真的是很美麗。”

在復活島上。曾經滅亡過的島上,什麼都沒有。不過,很美麗。

 

為了實現「千人達步(踏步)」而前往上山

回國後,會知道上山是因為一個“聲音”。當他正在思考「好,接下來該怎麼辦呢」的時候,偶然在電視上聽見了西口和雄先生的聲音。他是從事上山地區再生的,一般社團法人上山集樂的代表。

“西口先生的聲音真的很有趣(笑)。我對於好的聲音很敏感。我還在想說原來有人的聲音這麼有趣,之後居然有機會跟他碰面。我跟他說「我在跳踢踏舞」,他回我「我也想要試試看!」所以我就跑去教他。算是我們認識的開始吧。”

那時候還沒有想到要住在上山,不過在環遊世界之後,還沒有找到新的工作,所以大概有一個月的時間,寄宿在振興當地協力隊的家裡面。

擺放在各處的鍋子,他當作樂器在舞台上使用。

提到上山,之前在greenz也有介紹過,像是有進行梯田再生為首的各項活動,一個非常前衛的城鎮。

“我一開始看見這梯田的時候,忍不住說「1000人在這裡跳踢踏舞應該會很有趣」,結果他回我「那就跳啊」(笑)然後我想如果真的要跳,我就得住在這附近了。”

那就得找房子了。他這樣想,但身上並沒有太多的錢。

“有兩個好康的事情,就在這個時候出現在眼前。

第一個是我可以花三萬日幣買到一台車。再來是如果願意住在沒水沒電的山間小屋,一年房租只需要一萬日幣。我也沒有其他選項,也覺得很有趣,所以就決定住在那裡。”

順帶一提,asaki先生在東京的房租一個月10萬日幣。也就是說,他只要花一個月份房租,就能租這間房子長達10年。因為沒有任何水電設備,也不用付任何水電費。

結果來看,從2013年開始住在這裡到現在,只用了原本儲蓄的130萬日幣而已。簡單計算一下,一年大概只花30萬日幣而已。才發現原來真正需要的錢是如此的少。

 

創造出屬於那個人的價值

生活在這樣的山間小屋,asaki先生生活的中心,隨時都有著踢踏舞。

在山間小屋前方製做的TAP DANCE STUDIO「樂器」。他很隨興的「來跳一下」,秀出他的好身手。因為是一個很安靜的地方,踏步的聲音很清脆,是一個令人享受的時光。

像是剛剛提到的「千人達步(踏步)」,是一個構想讓1000人在梯田的田埂跳踢踏舞的計畫。不僅是踢踏舞者,邀請地方民眾、小朋友一起,經過不斷練習,2013年10月在上山的梯田成功舉辦。

現在,在上山的梯田已經沒有跳千人達步了,但也因為這項活動,開始受邀至附近各種活動,或是去其他地區的梯田跳舞。2016年甚至出席了「瀨戶內國際藝術祭」的開幕典禮,活動範圍逐漸擴張當中。

現在,踢踏舞隊asaki先生來說,不僅是能夠表現自己的方式,也是跟地方、社區人們聯繫的一個工具。

“直到我做千人達步為止,我都沒有教過小朋友踢踏舞。跟教大人的方式不一樣,所以我完全沒有想過要教。不過,我教一次之後發現其實效果很好。我也發現,能夠跟許多不同的人跳踢踏舞,是一件非常快樂的事情。

還有,在我以前去過的洛杉磯,踢踏舞教室有點像是社區的托兒所那樣的存在。我就覺得如果日本能像洛杉磯一樣,把踢踏舞學校擴大成為踢踏舞社區,進一步的讓更多小孩開始學踢踏舞的話,將會是一件很棒的事情。所以現在,我教高中生以下的學生,我都不會跟他們收學費。”

小孩免費,然後大人的學費也很便宜。asaki先生說,他並不是為了賺錢才在跳踢踏舞。他其實能以專業舞者的身分,去得到更高的收入。但他為什麼不這麼做呢?

“通常都會覺得,「為什麼要做賺不到錢的事情?」不過我認為藝術本身就是一個不能賺到什麼錢的東西。雖然有些人會說賺不到錢不行,但我覺得藝術就是「雖然掙不到什麼錢而且有點不知所云,不過就是很棒」。

不過,不管我去世界的哪裡都還是需要錢。我非常明白這點。所以與其去改變這樣的價值觀,還不如去思考自己可以創造出哪些價值,然後能夠遇到需要你的地方才是重要的事情。千人達步,在誤打誤撞之下做出來的計畫,就成為一個我新的價值。

貨幣,只是價值的一種基準。不是先有貨幣,貨幣只是為了做一種代價,針對我能夠創造出這些價值而付出的代價。”

透過千人達步而產生的價值,代價並不是金錢貨幣。他得到的,是這山間小屋、車子、森林、迥然不同的生活方式、踢踏舞的可能性、人與人之間的羈絆等等。

 “創造出屬於那個人的價值。然後把他傳播出去。這才是我們該做的事情。”

金錢只是一個結果呢,他好像這樣告訴著我。

 

森林的藝術大學,開張了。

 

一點一滴的整理森林,陽光漸漸能照進來了。

 

現在asaki先生正努力於整理眼前這一片森林,並好好使用它。

“其實,我想要把這裡弄成一間大學。”

大學名稱是「ASAKI’s UNIVERSITY」。說是大學,但只要在網站上回答一些簡單的問題,再辦理入學手續就可以了。歡迎任何想要在大自然中做一些有創造性活動的人,做什麼都可以,也不需要花什麼費用。

“難得有這麼棒的一片森林,我一個人霸占也太可惜了。所以我想讓大家入學,一起來使用這片森林。對我來說,如果能夠因此而認識更多人就更好了。”

asaki先生也讓我走進森林瞧一瞧,裡面非常安靜,小川涓涓的聲音、不時還能聽見小鳥的鳴叫聲,非常療癒。想做這個,想做那個,也想在這裡好好放空一陣子(笑),自然而然就會浮現出許多有趣的點子。

谷底有一間奇怪的建築物……
沿著小河流而蓋的「作業房間」。讓來這裡練習踢踏舞的小朋友們可以專心做作業而命名的房間。是一個小小的空間,所以不用暖爐也很暖和,比山間小屋還要安靜,很像一個秘密基地。

令人有點嚮往的山間小屋生活。在森林之中的生活。不過對早已習慣便利的我們很困難。要實踐很難。完全無法想像是什麼樣的生活。想在森林裡面玩耍,卻沒有一個森林可以讓我們說去就去。

asaki先生希望針對上述這樣的人,讓他們至少認識一點「也有這樣的生活方式」,並且讓有興趣的人實際前來這裡體驗看看。

“都市的生活當然有它的魅力存在。不是說哪邊比較好。我只是想說,既然我都過著這樣特別的生活模式,想透過社群網站等,讓更多人知道、更多人認識我這種生活方法。森林也是一樣,如果我繼續分享我的生活,一定能夠做出一點什麼的。”

「ASAKI’s UNIVERSITY」的概念圖。

 

在自家發電OFF-GRID的環境生活這件事情

 

這次原本是針對自家發電山間小屋的採訪。不過說實話,當我們問到太陽光發電的規格時,asaki先生笑笑的說「我不太懂啊。」(笑)對asaki先生來說,因為山間小屋沒水沒電,逼不得已之下才會使用自家發電系統。

不過有一件事情,貫徹在其中。

自製跳舞的舞台、整理森林環境、開始千人達步、每天跳踢踏舞跳到筋疲力盡、免費教小朋友踢踏舞……。能夠做這些事情,也都是因為“他居住在幾乎不用花費的自家發電OFF-GRID山間小屋裡面。”

採訪的內容,始終都繞著這樣的生活模式打轉。

那我們,到底是想要過什麼樣的生活呢?而為了實現這夢想,我們又該選擇什麼方法呢?

OFF-GRID生活並不是目的,而是一個手段。

當我們改變看法,我們就能發現,其實還有很大的可能性等著我們呢!


「我們能源」是針對「可以再利用的能源」,將原本覺得不關我的事變成“自己的事”的一項計畫。是在經濟產業省能源廳GREEN POWER計畫之下進行。目標是透過減少能源耗量、增加自製能源等,讓大家發現其中的美好,並讓「可以再利用的能源」成為一種普遍的文化。


*本文章圖片及文字皆經greenz.jp授權刊載

*原文出處:2017.03.21網址

留下您的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