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enz_nishiawakura_ene01_nm9ixv

人口只有大約1,520人的山中小村莊卻走在時代尖端!

探討「西粟倉村」為何以林業作為地區自立的社區營造目標。

「自己的能源」計畫,是目前日本經濟產業省所推行「資源能源GREEN POWER計畫」中的一環,希望將原本屬於公眾事務的「可再生能源」事務,轉變成國民每個人身邊都可觸碰到的部分,讓節能減碳所產生的好處能夠擴散出去由人們親身體驗,進而內化到每個人的生活文化之中。今天我們想要介紹的實際推行案例,是在岡山縣的一個小村莊「西粟倉村」。這個人口大約只有1,520人的山中小村,是如何以這個計劃來推動他們社區自給自足的社區營造目標呢?下面就讓我們來聽聽他們的秘訣吧!

greenz_nishiawakura_ene02
(©S.mizumoto)

為何要選擇毫無操作經驗的林業做為起點呢?

西粟倉村選擇以發展林業作為他們村莊自給自足的方法,而選擇的原因只要到村裡拜訪過的話,應該就不難理解了:這個放眼望去盡是綠意的村莊,有95%的面積都被山林所覆蓋。然而在目前日本全國林業發展都處於衰退情況下,選擇依靠森林養活自己其實是個相當大膽的決定。

西粟倉村的村民,在日本全國的各行政區域相繼合併的「平成大合併」(2005年)時,決定他們要自己自立,不與其他行政區合併。但事實上,西粟倉村的財源收入並稱不上寬裕,所以他們便在2008年的時後發表了想要發展新的展業,積極活用村莊最豐富資源的「百年森林構想」計畫。西粟倉村有50年前時所種植的杉木與檜木等的人工林,但在種植的當時因為照顧的各種花費不合成本,所以林場的整備狀況並不理想。透過這個計畫,村民們希望能將這些地區既有的資源發展成事業化,並且讓這些森林在未來50年也可以永續利用下去,另外當然還有一個最重要的目標,就是帶來收入使村子可以不用依賴政府的補助金而自立生活。

greenz_nishiawakura_ene03
(©S.mizumoto)

然而在當時原本林業發展並不興盛的西粟倉村,發展林業可說存在許多問題。首先,因為過去沒有銷售的管道,所以要把樹疏伐下來當成建築用木材賣出去是相當困難的。其次,這些森林土地因為長年無人管理,有將近4成左右都呈現荒廢狀態,無法進到裡面去疏伐;後來靠著村辦事處積極和各土地的地主交涉合作後,才把森林整備到可以利用的狀態。第三,村子裡面並沒有可以進行原木切割的大型機械;最後是以向公眾募資的方法,募得了來自全國約4,000萬日圓以上的熱心捐款,終於讓他們得以導入各種林業機械順利開工。

2009年10月,他們成立了行政單位與民間共同經營的「森林學校」第三方組織。森林學校不只是單純進行疏伐森林並販賣原木而已,同時也肩負開發可以增加附加價值商品的任務。如果能夠有效提高木材的商品價值,林業的發展也比較有機會能夠持續下去。這個組織除了出資股東和行政人員外,還有76位村民參與其中,由民間來負責整個組織的營運。

以「小型利益」為策略的戰鬥:森林學校

greenz_nishiawakura_ene06
(©S.mizumoto)

森林學校現任的年輕社長井上達哉先生(32歲)認為,西粟倉村在傳統上並不是林業的發展區,所以如果只是小規模地輸出原木的話,是無法和原本就以林業聞名的地區競爭的。反過來說,因為森林學校的規模較小,所以更能夠以小規模的方式直接向終端客戶銷售商品。雖然無法構成所謂的規模經濟,但卻有「小型利益」可以操作的空間。不大量生產單一產品,而是少量生產多種品項的產品,這也是比較晚開始發展林業的西粟倉村才能做到的經營模式。

森林學校經過了多次的試誤,推出了現在的主力商品「自貼木地磚(Yukahari Tile)」,是一種正方型的原木地板建材。這個產品只需要放在地板上自行按照需要組裝即可,不需要使用大型木工器具,是任何人都可以簡單設置的裝潢材料。在單調無趣的水泥叢林空間中,這種原木的板材可以帶來一種自然的溫暖與趣味,因此在關東的都市地區可說相當受到歡迎。

greenz_nishiawakura_ene07
(©S.mizumoto)

井上社長「在過去,大部分的終端客戶都不曾有自行組裝地板的概念,所以我們的產品其實是創造出了一種新的需求吧。像這種以終端客戶為導向的市場,比較大的建材廠商大多因為覺得太過麻煩所以並不想去碰觸。所以我們的突破方式,並不是去搶下市場現有的市占率,而是希望可以自己開創出新的的存在價值及市場。」

當然,商場上要以非大量生產來決勝負,實際上並非易事。森林學校在創業開始的第一個年度,就出現了數千萬日圓程度的虧損。不過在如自貼木地磚等商品開始受到人們歡迎後,2014年首度出現了盈餘,而現在2016年的業績仍持續成長中。而就資本結構來說,森林學校這個第三方組織,目前的行政出資比率約在5%左右,雖然仍有依賴政府行政上的經費補助,但也正朝著最終「不依賴補助」的目標穩定前進中,同時,也創造出了地方的工作機會。現在森林學校的雇用員工為25名,且從外面移住到村子裡的人口也慢慢增加了。

井上社長「我自己本身雖然在東京工作過,但因為小的時候都在大自然環境中玩耍,所以在這邊工作和我的個性也很能契合吧。當然不管怎麼說,如果想要發展林業的話,很多東西不到現場是無法體會的。現在,日本各地因為販賣電力的價格相當不錯,所以建設了很多的生質能發電廠。但長遠來看,這是否能夠真正對地方有所幫助,是令人存疑的。而西粟倉村的行政系統,則是腳踏實地在摸索如何持續推廣有意義的政策。我認為我們應該好好繼續研究,要怎麼樣才讓林業變成可以帶給我們更多的幸福的方式。」

greenz_nishiawakura_ene08
(©S.mizumoto)

以能源事業為契機轉型為溫泉旅館的發展:粟倉溫泉元湯

從山上採下來的木材中,有些無法被森林學校使用的柴薪,就會被拿來做為產生能源用途使用。這也就是由井筒耕平(41歲)所擔任社長的能源開發公司「村樂活力」的份內工作。

greenz_nishiawakura_ene09
(©S.mizumoto)

井筒社長以他過去曾擔任生質能源開發顧問的經驗,建議西粟倉村辦事處應該導入柴薪鍋爐的運用。所謂柴薪鍋爐,就是將柴薪投入燃燒後,將產生的熱能作為室內暖氣或者供給熱水用的機器。由於導入生質能發電廠所需的設備費用相當高昂,井筒社長認為像西粟倉村這樣小規模的村莊,應該朝向單純地燃燒燃料,以利用其熱能的鍋爐來發展是比較理想的。村子裡面向來也有溫泉的設施,但因為泉水溫度只有14℃,直接拿來洗澡太過低溫了,所以一直以來都是使用燃油加熱。現在他們想要把燃料由原來外購的燃油換成當地出產的柴薪,讓原本必須付給外面的金錢可以回到村子裡面來,做更多的循環利用。

村辦事處首先,在當地的溫泉設施「湯〜TOPIA黃金泉」設置了2台歐洲製造的柴薪鍋爐。而定時必須把柴薪供應給鍋爐的工作,則由井筒社長的「村樂活力」公司負責,所以並不會對該溫泉設施的員工們造成很大負擔。2015年,井筒社長夫婦接手當地另一家過去已經休業的溫泉旅館「粟倉溫泉元湯」,並且導入了日本國產的柴薪鍋爐。為了旅館的經營,井筒先生和他的太太每天都忙得不可開交,並利用工作之間的空閒時間為鍋爐添加柴薪。

greenz_nishiawakura_ene10
(©S.mizumoto)

井筒社長「從前根本沒有想過會經營旅館,然而現在比起能源事業,溫泉旅館的收入還是能源事業的好幾倍呢(笑)。和可以輸送到遠方的電力能源不同,熱能只能在產生的地區做使用,所以各種基於地區考量的熱能使用方式也因此應運而生了。如果單單只有柴薪鍋爐,卻沒有相對應的溫泉設施利用的話,使用柴薪鍋爐也沒有什麼意義。所以既然溫泉是空著沒在運作,那就只好自己下去經營了。隨著開始發展能源事業的契機,我們在這裡的活動也開始拓展到各個領域,可說是相當有趣的事情啊。」

現在,村樂活力的員工包含井筒夫婦總共有5位,包辦了鍋爐所使用柴薪的補充,還有溫泉旅館的經營工作。井筒社長希望今後透過如同讓森林的資源能在村子中循環利用一樣,不只是能源事業,還有如地方上的觀光、社會福利、孩童們的教育問題等,都能夠連結起來並獲得進一步的解決。2016年中,國民宿舍溫泉的加熱也導入了柴薪鍋爐的使用,且預計從2017年開始,在村中高齡者照護設施以及育兒設施所使用到的暖氣設備,也要採用這套「地區熱能供應系統」的計畫。「地區熱能供應系統」利用中型的鍋爐以及埋設在地下的管路,將熱能提供給該地區的全體空間,也是歐洲常見,被認為是能源效率較佳的暖氣解決方案。

雖然和發電比起來,一般對於熱能利用的印象是比較沒有那麼前衛新潮,但在西粟倉村,熱能利用卻是確確實實地深入到各個角落在發展著。

greenz_nishiawakura_ene12
(©S.mizumoto)

有存在感的移入者會再吸引新移入者的良性循環

像「森林學校」的井上社長或者「村樂活力」的井筒社長這樣年輕的外來移入者,能夠在一個村莊裡面擔負政策骨幹相關事業的重任,這或許也可以顯現出西粟倉村在實務上是較為柔軟而有彈性的。

村辦事處的上山先生「雖然村子是揭示了這樣經營百年森林的構想,但在行政上能夠做到的,大概也僅只於政策面的部份。要實現事業的永續經營,以及人力的雇用,民間的力量仍然不可或缺。而且,如果只靠村子裡面原有的人才,也很難順利實現那些構想。有如牧先生、井上先生以及井筒先生這種具備專門知識,且具備向公眾宣傳能力的移入者能夠願意承擔風險來為我們村子貢獻心力,真的是對我們村子幫助很大。」

greenz_nishiawakura_ene16
村辦事處的上山先生(©S.mizumoto)

井筒社長等人強大的宣傳力量,讓村子的人口增加了6〜7%,相當於100多人左右。具有存在感的移居者會再影響新的移居者進入,產生一種良性的循環。當然,並非所有的事情都會一帆風順,但西粟倉村的森林資源活用策略,在行政單位與民間良好的合作推展之下,對於振興村落發展也有了推波助瀾的正面效果。

並非「無法複製」的西粟倉模式

沉睡在森林裡面的村莊資源,並非只有木材而已。西粟倉村原本就有從流經村子的河川引水來發電的小型水力發電廠,在最近因設備老舊進行整修時,剛好碰到電力固定價格收購制度(FIT)上路施行,於2014年整修完成後即開始為村中帶來了穩定的售電收入。村子目前每年的稅收大約在1億4000萬日圓左右,而該小型水力發電廠的年售電收入約為7000萬日圓,幾乎占了全村稅收的一半,對於像西粟倉村這樣的小型農業山地村落來說,是非常重要的自主財源。小型水力發電廠所帶來的收益,除了使用在森林的整備與社區的節能減碳工作外,也被運用在村民們的福利與教育需求上面。

像西粟倉村這樣開始充分利用木材與河流等地區性資源,並且活用了各種各樣的人材來營造村子的做法固然相當厲害,但仔細分析起來,這些都並不是「只有在西粟倉村才能做到的事情」。在日本幾乎所有同樣面臨人口減少問題的地方,也都同樣有可以轉換成能源或者資源的森林、河川,亦是陽光普照之處。要將這些資源轉化成資產,當然不是簡單的事情。然而,如果將已經有了一定成果的西粟倉村作為範本,然後重新審視評估地區的經營方式的話,很多事情也並非不可能做到的。以活化了森林資源的西粟倉村的例子來說,與其他大興土木的發電廠所經營的售電事業比起來,或許是顯得有些不太起眼。但長遠來看,能夠打好根基深耕於自己這塊土地的事業,才是讓那些小村小鎮得以自立自強的重要關鍵吧。

 

*本文章圖片及文字皆經greenz.jp授權刊載

*原文出處:2016.10.27 / 網址

留下您的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