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2616_b2lnvh

平日在都市工作,週末則在8700坪的鄉村生活,創新的雙據點生活模式!

 

在哪裡過什麼樣的生活。如果能在自己喜歡的地方過著喜歡的生活,那應該很幸福吧。不過現實生活中,能過這樣生活真的很難。工作、家庭、撫養小孩…。相信有許多人夾在理想生活與現實之間吧。

另外一方面,也有越來越多實踐橫跨兩個地區生活的人,就像是改建古民宅,週末盡情再相信玩耍的計畫「Namaya House」,或者是擁有雙重據點的「山之家」。

接下來要介紹的馬場未織小姐,也是實踐雙據點的人。從2007年開始,實施週末離開東京前往千葉縣南房總市過,跟著丈夫、三位小朋友和兩隻家貓,享受著鄉村生活。

週末鄉村生活今年已經第10年了,他們的生活好像不僅止於享受鄉村而已。

馬場小姐一邊在週末過著鄉村生活,一邊工作、帶小孩,甚至在南房總的村莊創辦了吸引人潮的NPO法人。這其中究竟有著什麼樣的故事呢?

這次請各位細細品嚐馬場小姐的生活方式,以及南房總的美麗風景吧!

 

 

馬場未織(Baba Miori)

建築作家 南房總共和理事。2007年開始實踐橫跨東京與南房總兩邊的雙據點生活。2014年出版了一本將自己經歷寫下來的書。一邊以建築作家編寫許多專欄,一邊以南房總共和的理事,還有三名小孩母親的身分,過著充實又忙碌的每一天。


 

週末,在8700坪的鄉村過 

 

首先來拜訪看看馬場小姐度過週末的地方吧。從JR岩井車站坐車15分鐘。往南房總市的南邊,沿著細細長長的山路,就能看見屋齡120年,一棟古色古香的建築物。

 

電力、瓦斯、自來水等一開始就都有了。

 

 

以古民宅為中心,佔地有8700坪!其中包含了後山,房子旁邊的竹林,還有田地。在都市難以想像的面積,就是馬場小姐度過鄉村週末的好地方。

 

南房總市寧靜的鄉村風光。

2014年出版了把自己經驗寫下來的書,『週末就在鄉村過~從零開始的「雙地區居住」奮鬥記~』(台譯:休日小農.親子生活提案)。同時也被翻譯成中文,韓文等,她的生活不只是日本國內的人在注目而已了。

 

寫下在南房總鄉村生活的一本書

 

馬場小姐一家人現在過著週末回到南房總的生活,把目標放在保存南房總的大自然,讓它可以永續發展下去,同時讓小朋友從小接觸山、野、河、海等大自然,跟他們一起學習的「鄉村學校」,以及積極研究空房,想辦法讓南房總的空房利用率提高等等,努力開闢著自己的鄉村。

 

屋齡120年的古民宅。不放多於的東西,令人感覺非常悠哉。

 

跟兒子一起找生物,不知不覺就在鄉村過週末了

 

現在成為兩據點生活的及早適應者之一的馬場小姐,他們在“雙據點生活”這一詞都還沒被廣為人知的時候,就開始這樣的生活。

在東京出生長大,也沒有對都市的生活有什麼不滿的馬場小姐,為什麼會決定要過這樣的生活呢?

 

在這裡的愛車,是剛來不久的時候,鄰居送給他的。

 

“結婚以後一直在東京‧世田谷生活。在撫養大兒子的時候,發現他對各種生物很感興趣。不管走到哪裡都在找生物。我和老公也都很喜歡,所以不知不覺就一起找。

三歲的時候,他就開始仔細研究蟲、魚等的生物。不過我們家附近的就只是螞蟻之類的小蟲。所以在家裡的時候他真的是很認真的在看生物圖鑑。”

 

到了週末,馬場小姐帶著他走遍了各個動物園、水族館、博物館等。過不久馬場小姐的老公提出了一個意想不到的意見。

“要不要我們自己有一個充滿大自然的地方,週末去那邊生活呢。我一開始完全沒想到,所以聽到的時候嚇傻了,「你在講什麼啊?」的感覺。”

她先生也是在東京出生長大的。也沒有可以回去的“老家”,所以完全沒辦法想像鄉村生活,但跟先生聊天的過程中,馬場小姐漸漸可以開始想像那種生活模樣。小房子和小庭院,眼前一片大自然,如果能在那樣的自然環境中撫養小孩長大應該很不錯。馬場小姐開始有了這樣的想法。

 

 

 

“舉例來說,在東京到週末的時候,就會想到小孩要去補習,要去買東西之類的,總是跟消費有關係的事情。為了要填補心靈上和行動上的空洞,而去花錢。

不過在鄉村過的週末生活,雖然是完全的未知,但是在這裡要去海邊玩,要觀察、接觸小孩最愛的昆蟲、魚也完全不用錢。需要的費用大概就是一點點的伙食費和加油錢而已。

當初沒有想到這麼多,不過就想,如果有能夠買一台高級車的能力,而對高級車沒有興趣的我們,花差不多的金錢,在鄉村投資,買一個棲身之地,更像是我們想要的生活,我也覺得這樣一來我們的生活會更加豐富。”

 

就這樣,週末鄉村生活計劃開始了。只要一有時間,就從東京的家去附近的鄉村海邊觀逛逛,但始終都沒有遇到理想中的地方。就這樣過了3年,在千葉縣南房總市遇到了現在居住的鄉村。

 

“我們家人看到這裡風景時,覺得「就是這裡!」雖然說當時完全不了解要背負整片鄉村的意思(笑)。不過當時覺得,在這裡投資很符合我們的價值觀。”

 

 

8700坪購入費用,大概相當於一部高級車輛的價錢。而馬場小姐下定決心,還有另外一個理由。

“我一直都從事建築相關的工作,雖然說建築的工作是跟人們生活緊緊相關的,但當我回顧我自己的人生時,發現我對維持我們生命最重要的核心部分幾乎沒有什麼知識與經驗,理所當然予取予求的活到了現在。

在都市中長大,就連一個菜都沒有辦法種出來。缺乏了為了生活而需要的根本部分,卻要不斷提出建築設計方案,令我想當困擾。我當時就覺得,週末來這裡生活可以填滿我這完全缺乏的部分。

我擁有的能力,像是會寫文章,會設計之類的,我想要在一個這些能力完全不管用的地方,挑戰自己看看。”

就這樣在2007年1月,跟當時6歲的兒子與3歲的女兒,馬場小姐一家人開始了週末鄉村生活。

 

在鄉村生活,就是接受被協助這件事情

 

想要更享受撫養小孩,想要學會如何生活;抱持著這樣心情開始的週末鄉村生活,但他們現在不僅只生活,也開始在南房總展看各種活動,究竟有什麼理由呢?

 

孩子們開心的在河裡面玩,也邀請朋友一起來露營。女兒在夏天出生之後,便成為了最佳的避暑地點。家庭的回憶在這裡越來越多。

 

“開始週末鄉村生活之後,受到了很多旁人的協助,解決了金錢上無法解決的問題,在都市裡是無法感受到的。

舉例來說,有一次把割草機翻倒了而不知所措,附近的大哥就開著推土機幫我把它翻回來。想說要表達謝意去大哥那邊幫忙,卻被說「你那邊還很荒涼,先搞定自己的地方再說吧」這樣笑著。我完全沒辦法道謝啊。

在東京排了幾小時買到的禮品,在這邊跟那些當季的蔬果比起來就不算什麼了。在都市我都不了解,原來活著的力量,是必須能夠把他人和大自然都融在一起生活。”

 

事實上,馬場小姐居住的地方只有7戶人家,而且都相當高齡。過10年、20年,可能整個村落都會消失不見。當她這樣想的時候,就覺得自己不能抱著,我只是來這邊過週末的“客人心態”了。

那該怎麼辦呢?想要把這裡生活所感受到的事情讓更多人知道,讓更多人來體驗,這樣或許可以幫助這裡永續發展下去吧,馬場小姐這樣的想法促使了NPO法人的成立。

 

NPO法人南房總共和的里山學校的模樣。利用未使用土地,以工作坊的形式學習DIY的室內活動場「三芳製作房」為首,還有邀約雙地區生活的活動等等,讓更多人前來鄉村。

 

“不僅是我們家庭,我希望可以有更多人喜歡這裡。而且不管在東京在南房總都有自己的生活。我可以把人從都市拉過來,也可以保護這裡。”

很輕易的來鄉村體驗“過生活”,讓大家可以從更核心的角度來看生活。

“當我往返於兩個地區,就會覺得去明星學校就贏了、不盡大企業就無法生存下去,這樣都市生活的價值觀怪怪的。

在都市的話,很快就學會如何在消費社會、講求效率的社會中生存,但是在鄉村生活,那些技巧都沒有辦法派上用場。生活沒有辦法只靠自己,也必須要尋求鄰居的協助。

所以不要排斥不協助就無法生存的人,不要自己把事情結束掉,很廣義的,我感受到生活該是什麼樣子。”

 

野生動物的災害,快被竹林佔領了……等,因為在都市過生活在發現的。

 

馬場小姐表示,我們本來就應該要“互助,互相原諒”。

 

“我們有很多“客訴”對吧。這些如果沒有所謂的當事者意識的話,就不會發生。自己想辦法。不會的話就請求協助。我在南總房學到了這才是該有的生活樣貌。依靠別人不是可恥的事情,而在生活上是不可或缺的。

另外一方面,有客訴的世界中就是「有人會幫我弄好。我都付錢了,就應該要搞定啊。」我覺得這樣的日常生活很不正確。是一個當事者意識很淺的世界。”

 

當事者意識薄弱的世界,為了解決事情,必須依賴金錢這個媒介。馬場小姐表示,讓下一代的人知道有別於這樣的世界,也是一件很重要,而且可以讓下一代有更好社會的事情。

 

“在這裡滿是金錢沒有辦法解決的事情。在鄉村生活,人類本來就是客場。我們必須配合大自然,而人與人之間也是這樣相互依賴。體驗了這種生活之後,就會發現都市很“緊繃”。為了個人就能夠完成,依賴金錢當媒介,讓生活成立。這不是該有的生活模式吧。人類不可能一個人生活的。

所以週末來到什麼都沒有的鄉村,把都市的價值觀通通丟掉,放心的去享受「其實我們是可以被協助」這件事情,先是試看看自己能力範圍內能夠做的事情,然後有更多人可以感受到這種自由,或許回到都市後,面對每一天的生活也會做出改變。

雖然不是大家都能夠住在這裡,但希望我自己可以成為一個契機。”

 

到現在為止,來鄉村玩、學習、體驗的人數已經超過800人了。里山學校,也因為可以跟動植物學者一起,透過五官來接觸大自然,有一半以上的參加者都會再次參加。透過馬場小姐的活動,有越來越多人喜歡這片土地了。

 

如果感覺舒適,不用定居,也可以常常去玩

 

馬場小姐週末的鄉村生活,還只是旅途的一半而已,馬場小姐這樣笑著。

 

“從都市去鄉下,感覺有種“生活的ON跟OFF”。但對我來說兩邊都是ON。

老實說,有時候會覺得這樣很麻煩。不過如果我沒有這片土地,我覺得我就失去了人生的一大半,不是說是都市還是鄉村,而是因為這裡對我來說很重要,所以常常去。這樣而已。”

 

不是說是都市還是鄉村,而是因為在人生中很重要,所以常常去。

從養小孩開始,還有想要保護重要地方的想法,把鄉村成為學習的地方,慢慢增加喜歡這裡的人。馬場小姐這樣的生活,告訴了我們就算不定居,常常往返也是一種生活的方法。

 

最後,詢問了馬場小姐“製作生活”是什麼。

 

“製作生活一詞,常會讓人聯想到DIY、改裝等實際去製作東西,不過我覺得是在哪裡有一個可以舒適的地方。附近的大哥們常會說「彼此彼此啦」這樣(笑)

互相造成麻煩,互相原諒,這就是鄉村的生活。我這樣感受到,也發現不這麼過不行,我覺得這樣的人生比較適合我,也比較舒適。

承認自己和別人不一樣,然後接受它。這樣的生活更普及的話,不管鄉村或都市,應該都能夠讓生活更自由吧。”

 

 

製作生活,就是擁有一個自己可以覺得舒適的地方。把很多限制拋開之後,或許很快就能找到了。

 

 

*本文章圖片及文字皆經greenz.jp授權刊載

*原文出處:2016.05.19網址

 

留下您的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