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2_r9ncov

以女性觀點面對社會議題

在全世界中,發生許多人權問題、環境破壞等的社會議題。對於常常在新聞報導上看見這些議題,卻無法做出什麼實際作為的我們而言,在第一線採訪、活動的NGO、NPO的活動真的是非常可靠。

今天將會帶來攝影記者的林典子小姐,以及國際環境NGO Greenpeace.Japan事務局長,米田祐子小姐的對談。 請大家從面對世界上各種志工問題兩位的對談當中,來接觸他們對正發生在世界上的問題、被波及的人們、然後還有他們對自己活動的想法。

首先是瞭解。對於生活在日本的我們來說,這或許是最重要的事情。

手中拿著相機遊走全球的攝影記者林典子小姐(左邊)以及Greenpeace‧Japan事務局長的米田祐子小姐

林典子(Hayashi Noriko)

攝影記者。所屬於英國倫敦攝影公司「Panos Pictures」。出身於1983年。大學時期專攻國際政治學、紛爭和平構築學,拜訪過西非岡比亞共和國,並在拜訪時期替地方報社「The Point」拍照。發表過相片集「吉爾吉斯的誘拐婚姻」、「雅茲迪的祈禱」等等。

米田祐子(Yoneda Yuko)

2016年8月,上任國際環境NGO GreenPeace.Japan事務局長。之前在亞洲、非洲等開發中國家參與NGO活動長達17年。參加的Plan,Save The Children Oxfam當中,有加強正在內戰中的索馬利亞市民團體的事業,保護柬埔寨少數民族的土地、森林和生活的活動,在利比里亞緊急支援因埃博拉病毒所苦的人民,寮國進行衛生教育的活動等等。

從林小姐的照片裡看見的世界問題

我會訪談兩位,是因為我在3/9參加了國際環境NGO GreenPeace Japan主辦的「大家一起來討論,女性與環境」論壇。

兩位一邊看著林小姐的照片,雖然沈默卻強而有力的訴說著故事的照片中,一邊開始了這一場論壇。首先會介紹兩位的活動樣貌,再介紹一點當天訪談的樣子。

在論壇中解說照片的林小姐(左邊)和米田事務局長

此論壇中,他們介紹了東日本大地震、吉爾吉斯的邁爾斯的鈾礦採礦場、還有雅茲迪民族的照片。一開始投影在螢幕上的,是東日本大地震後福島縣南相馬的照片。

林小姐:我是在核災後三個禮拜才進入福島,但那裡仍舊保留了當初和平的日常生活。紅綠燈依然在沒有人的街道閃爍,寫著「福島核電廠爆炸」的報紙一疊一疊放在那,感覺隨時都要開始送。我拍下了這些畫面。

地震後的福島縣南相馬的模樣。在沒有人的街道上只有紅綠燈繼續閃爍著。

從照片中,我們看到此事件帶來給我們多大的影響,然後也讓我們瞭解誰都沒有想像到這件事情會發生。

另外,也介紹了一張拿著遺照的照片。家人拿在手中的遺照,是當時飯舘村年紀最大的年長者,因為村莊決定要全村撤離避難而選擇在隔天自殺。雖然東日本大地震,福島第一核能發電廠事故已經發生6年了,但那些照片卻擁有著能夠瞬間就把我們拉回到眼前的力量,當下如此感覺。

另外印象深刻的,就是居住在伊拉克和敘利亞國境附近的少數民族,雅茲迪Yazidi族的照片。雅茲迪是民族名稱,也是他們的宗教名稱,全世界有60~100萬人。

林小姐:雅茲迪雖然是一神教,但是其中融合了伊斯蘭教、基督教、瑣羅亞斯德教、密特拉教等,因此被伊斯蘭激進派認為是崇拜惡魔宗教的民族,成為了攻擊對象。

全副武裝的雅茲迪少女

2014年8月遭到IS的攻擊,根據報導,有近5000人的男性遭到殺害,6000多人的女性被抓走並被迫與IS的戰鬥員結婚。因此雅茲迪的女性為了保護自己,開始拿起武器與IS對抗,在伊拉克和敘利亞現在還持續戰鬥著。

聽到林小姐的話,在世界中不斷持續協助活動的米田小姐表示,「會受到災和和紛爭最大影響的,通常都是女性、小孩、少數民族等立場比較弱的人們。這裡就能夠感到社會中最根本的構造和歧視。歧視這件事情,不管在哪裡都有,不能不把它當作一回事。」接下來的話題,焦點就對在女性的人權上面。

米田小姐:各照片中共通的題目,我感覺是想要保護家庭、社會、環境的,有這些強烈意志力的女性們。我認為因為是女性,因為是社會弱者,才有很多事情可以去做。

林小姐說,不管在哪個拍攝現場,都可以感覺到女性的優點。

林小姐:舉例來說在巴基斯坦,我採訪了一位遭到家庭暴力,被男性潑硫酸,臉部受了傷害的女性。經歷了幾次的整形手術,把腳的皮膚移植到臉上,不斷重複這樣的手術之後,才讓我跟她一起回去故鄉。

我想要讓村裡的人知道,有人在乎我這件事情」我聽她這樣說,覺得她真的是一位很堅強的女性。我回日本之後,她還是會繼續活在村裡面,我真心覺得她的意志力非常堅強。

當天是國際女性日的隔天。兩位的談話中,聽見了女性受到欺虐的部分,也感受到了女性的堅強。同時,我也對這兩位林小姐、米田小姐,面對世界上各種問題的動機感到好奇。所以才會與兩位有了這次的訪談,尋問她們對自己活動的熱忱,以及如何面對各種社會議題。

支撐各活動的理念

如此實現的訪談,從尋問他們支撐在各世界活動的動機開始。

林小姐:我的契機,是大學生的時候在報社工作,並一邊在國中當志工時發生的。我當時對在報社報導事情的工作感到興趣,但想要攝影是更之後的事情了。

現在與其說喜歡照片,不如說是因為對當地問題的關心,或是想要更了解當地人的心情才是我的原點。

米田小姐原本就想要作開發的工作嗎?

米田小姐:原本我很討厭英文,所以沒有想過要在國外工作(苦笑)。

國中的時候,去埃及找單身赴任的爸爸,看見了同年紀女孩用英文清楚表達自己的想法,我受到了很大的衝擊。我開始看國際新聞,正是天安門事件、東歐民主化、冷戰結束等的時期。於是我就覺得希望可以做國際性的人權、民主主義的工作。大學就選擇可以讀國際關係的地方。

而當我實際上開始做開發的工作,就發現貧窮的人們沒有發現衍生出貧窮、差別的社會問題。不過我開始不斷跟他們說「這樣很奇怪」、「這不是理所當然的」之後,他們就漸漸開始認知到這些社會問題。

為了要能夠持續性的開發,必須是貧窮的人們自己發起行動。外來的我們只能夠從旁協助而已。所以我覺得跟當地的人一起學習,一起工作很重要。持續下去的動力,大概就是從他們身上得到的吧。

無法想像曾經在NGO非常活躍工作,言行舉止非常優柔的米田事務局長

不是憐憫而是正義。面對活動的態度

米田小姐:我曾經有依賴過林小姐,拍攝Greenpeace在福島調查幅射的模樣,但請問林小姐平常都如何決定要拍什麼題材呢?

林小姐:有些事情是我原本就有興趣的,或是我一直都很想知道的。但當然也有像之前活動時候提到的吉爾吉斯的鈾礦,要等到了現場才知道的事情也很多。

雖然有很多種案件,不過不管哪一次的採訪,如果沒有我個人想要知道的心情,那或許就不會持續下去了。因為「想傳達」的心情,在採訪之前或許還不會那麼強烈。

在對談中所被介紹的,吉爾吉斯的一座小鎮麥爾斯的照片。只是簡單以一些泥土、沙子覆蓋鈾的採礦場,所以被輻射汙染。村人就走在「可能會因為輻射而喪命」的看板旁邊,這是他們的日常生活。

林小姐 『吉爾吉斯的綁架結婚』這一本題材的寫真集,也是我個人非常在乎,一直想要知道的事情。實際上採訪下來,就會產生「想要傳達」或是「希望這孩子可以幸福」這樣的心情。

米田小姐 林小姐的出發點是自己的關心呢。我們開發的話,以什麼為動機,抱著什麼樣的熱忱去到現場,非常重要。「我們不是慈善團體」這真的很重要。

「因為覺得很可憐所以幫他們」,這樣感覺是貶低了他們。我們應該是因為這個狀況很奇怪,所以必須要讓他變正常。必須去改變導致這種狀況的社會問題。

近年來根據人權的開發協助好像成為主流。人權和慈善我覺得不一樣。慈善團體是因為憐憫才活動,不過從人權的觀點來說是正義的問題。因為不公正所以必須採取行動。抱著這樣的態度把人權放在活動的中心,對於開發的工作態度也會變的不一樣。

林小姐 這點可能跟我有一點像。我在採訪的時候也不太會去憐憫他們,或是覺得他們可憐。

當然從比較廣的視野來看,他們確實不幸,或是很淒慘。但是當我個人與他們有接觸的時候,發現他們擁有跟我差不多的想法,對媒體,採訪的意義也都很能夠了解。所以反而會讓我覺得,我必須要好好的來採訪。

克服活動的困難

林小姐 米田小姐透過這些活動,可以改變當地居民的生活,或是可以很實際的幫上他們,但傳達的工作,就算面前有人很痛苦,但我什麼事情也做不到。所以有時候會想「我該在這裡拍照嗎?」「我拍了這些照片,到底能幫上什麼忙?」

不畏懼於嚴峻的現實,照著自己關心的事情,奔跑世界各地的林小姐。

林小姐 不過我曾經有採訪過一位母子傳染而得到HIV的柬埔寨男孩。他出生就有聾啞的障礙,而他很愛看卡通。

閱讀了我這篇採訪的想成為聲優的女生有傳email給我說,「我本來是因為喜歡卡通所以才想當聲優,之後我希望可以透過聲優的工作讓更多柬埔寨的小孩們開心。」當下就覺得還好我有採訪。雖然不是眼睛能看見的,但是知道看了我照片的人會有這樣想法,我也非常開心。

米田小姐原先在第一線為了生活困苦的人進行開發的活動,那麼擔任了Greenpeace事務局長了之後,想要從事環境問題的契機是什麼呢?

米田小姐 我認為發展中國家的開發協助,長遠的角度來看就是先進國家的經濟體制或是環境問題。

歐洲出生的之前的同事就說,接下來該改變的是歐洲,然後就離開發展中國家了。他的想法對當時的我來說非常新鮮,但接下來去柬埔寨、寮國,我看見了以經濟成長的名目,國外資本大量進入,進行大規模的開發,社會階級的差別越來越大。南北關係的構造不改變,貧窮問題就不會解決。

當開發中國家被全球資本主義吸收,我認為有很多事情必須是在先進國家做的。經濟的體制必須改變。現在經濟體制所帶來的問題,就出現在環境問題之上。為了保護環境,必須重新思考整個社會的平衡。這點就必須是由先進國家來改變了。透過這改變,或許能夠波及到開發中國家。所以在我心中,沒有說特別去做這件事情的意識。

林小姐接下來會拍什麼樣的照片呢?

林小姐 首先我想要持續追蹤之前我採訪過的人。然後常會被國外的編輯者說,「想知道日本的事情」,所以我也想開始採訪日本。有一位對日本女性的工作和家庭平衡感興趣的法國人,打算跟他一起做事。

這因為是現代所以才會有的問題。我認為這以後會越來越多,所以我也想要繼續採訪下去。

(訪談結束)

從兩位的對談中,令我印象深刻的是她們熱忱中仍保持的冷靜。面對複雜而巨大的問題,必須要有不被一時的情感沖走的強忍的態度。兩位的演講、訪談,我了解到包含日本的世界當中,各種問題中的女性的堅強,也感覺到了她們兩位的堅強。

讀者的各位,或許也會因為世界上各種新聞而心痛,或是憤怒。這時候不妨再往前一步,去關心那件事情。

舉例來說,跟朋友一起討論這件事情,或是把新聞在臉書上面分享。當對解決問題有興趣的時候,捐錢給NGO等機構也是一種辦法。從知道這件事情開始,每一個人都踏出一小步,這世界就能夠改變一點點。

備註及參考資料

留下您的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