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kok_ijuu1_vayg62

換個地方工作,然後住下來吧!協助移居者的「福岡移居計畫」

登在新連載「福岡移居目錄」的第一頁,就是計畫夥伴的「福岡移居計畫」。這次採訪了從greenz.jp兩年前介紹的活動內容更進一步的,他們的新的工作方式,還有他們身為移居者的生活方式。帶小孩的真心話,進擊的經驗等,一比一的重現給讀者各位。

接受我們採訪的,是代表的須賀大介先生,擔任經理的老婆理惠小姐,然後製作人窪田司先生

從左邊開始,分別是窪田司先生、須賀大介先生、理惠小姐。這是在櫻花含苞待放四月初。福岡移居計畫的成員齊聚在一起舉辦的賞花烤肉大會的合照。

須賀夫婦在2012年從東京移居到福岡。在福岡縣糸島和福岡市兩邊都有活動據點,在2013年更是應用了自己的經驗,為了協助移居者,營運了「福岡移居計畫」。

從創立至今有四年了。為了讓移居者和地方有所連結,在糸島.芥屋創立了「RISE UP KEYA」,之後也陸陸續續在福岡市西區.今宿的海邊創立「SALT」,中央部的天神創立了「HOOD天神」等的共享辦公空間。

現在以這些為主軸,設立了提倡新工作方法的網站「+Wander」,傳播工作、生活、社區的各種資訊,同時也企劃、舉辦許多活動。成為了連結人×人、人×企業的角色。

福岡據點之一,設置共享辦公空間的「SALT」,開可以遠遠看見福岡塔和巨蛋。
福岡據點之一,設置共享辦公空間的「SALT」,開可以遠遠看見福岡塔和巨蛋。

 

從協助開始製造人際網路

那麼,實際上針對移居者做了哪些協助呢?

剛開始的時候,為了提高那些移居來此,和須賀先生們一樣想要過理想中生活的人們的關心,從「居.職.住」為主軸開始的「福岡移居計畫」,現在協助的模式有了一些變化,從那些變化開始了製作人際網路的「+Wander」的傳播。

將國內各地六處的據點串連在一起,提倡新工作方法的「+Wander 」的首頁。
將國內各地六處的據點串連在一起,提倡新工作方法的「+Wander 」的首頁。

 

須賀先生:開始「福岡移居計畫」的2013年,因為我本身也在IT相關產業,所以很多商量都是來自於類似IT產業的可移動性很高的職業。

現在我們也協助居住方面、工作方面等,非常多元化,像是透過社區資訊,在糸島「Mataichi的鹽」幫忙招募人才,大木町的天然藍染工房「寶島染工」等,有更多的人利用自己的特性融入在當地。

「福岡移居計畫」的風格,是透過資訊的傳播、增加共享辦公室等為主,讓更多人創造他們的生活職業。現在使用辦公室7成的人,都是回歸者或是移居者,已經變成了彼此一起來打造工作的關係協助模式了。

須賀先生:開始「福岡移居計畫」的2013年,因為我本身也在IT相關產業,所以很多商量都是來自於類似IT產業的可移動性很高的職業

 

從這樣的發展中,提倡前所未有的,更自由的工作模式,就說「+Wander」計畫。福岡的三個據點,再加上東京.下北澤、茨城縣的共享辦公室,今年春天也即將在東京.八重洲開幕第六間共享辦公室「Diagonal Run Tokyo」。

這是與福岡金融團體×西日本新聞(另外還有四間公司參與)的福岡兩大企業共同進行的計畫。就像這樣,他們不斷增加連結各地的共享辦公室,同時也創造能夠活用遊休資產的場地等,以生活為出發點打造各種工作機會。

使用者不僅來回各辦公室,還可以共享各種工作,像是可以感受到海邊和森林氣息的「Camp Work」、各地的住宿、使用者彼此間聯繫的共享工作等等,同時體驗新的工作方式。

「Diagonal Run Tokyo」成為新的營運共享辦公室,成為九州第四處、東京第二處的據點。

窪田先生:我身為製作人,管理「福岡移居計畫」的媒體,前來商量的人,與其說是來享受地方慢生活,感覺很多人都是為了要積極的實現自我生活而移居。年齡來說大概是30幾歲最多,接著是40幾歲,再來是20幾歲。很多人是因為結婚、生小孩等為契機才移居來的。

須賀先生:從這種角度來看,增加移居者的協助的同時,我們透過協助來和這些想要在各地區生根的人連結在一起。我認為我們漸漸變成,持有相同價值觀的人們自然而然會聚集在一起的風格。

 

 

須賀先生一家的福岡生活

須賀先生本身也改變了工作方式,並運用自己的經驗來一步步實踐福岡生活。他和剛生了第二位小孩的理惠小姐一致認為,福岡是一個非常適合撫養小孩的地方。

理惠小姐:在東京的時候,去公園或是超市人都很多,而那就是我們的日常。但是在福岡的話,可以在附近的山、海玩耍,在超市也可以走在比較寬的通道上慢慢逛。還有地方的東西很便宜,店員有很親切等等,常常碰到東京沒有的日常,想每天都過得很開心。

須賀先生、理惠小姐

 

須賀先生:在東京的時候,有一次想要在庭院烤肉。但在住宅區當中不斷冒煙,感覺不太好,所以馬上就不用了。現在公司也開始把露營當作事業的一部分,小孩的玩樂也不一樣,自己也在自然中發現自己的興趣,覺得生活越來越取得平衡了。

理惠小姐:老大感覺是溫室中長大的,在東京的時候有點弱弱的感覺,但是來到福岡後好像變了一個人一樣。我們帶他們的方式也改變了。因為旁邊的人會一起告訴小孩對錯,也會很溫柔的教他們。我們原本不太會罵小孩,但現在可以很清楚告訴小孩不可以就是不可以。

雖然現在也很忙碌,但是只要有空閒時間就可以上山下海,玩的方式變得更精彩。福岡出生的小女兒就跟他一樣非常健強。幼稚園的各種活動,在福岡就是接觸大自然,營養午餐也是使用當地食材。非常沒有壓力。

另外一方面,剛移居到這裡的時候,曾經也發生過一件大事情。

須賀先生:移居的時候我36歲了。接下來的40幾歲、50幾歲要繼續經營公司,我想要做跟我自己理念相符的工作,想要重視我的家人和公司員工,所以我才會決定要移居。

不過剛移居的前兩年,始終沒有辦法創造工作,也沒有辦法融入社區,我就覺得必須要有一個,移居者可以慢慢生根的一個地方。於是我就創了「RISE UP KEYA」,但還是處於摸索的階段。

為了可以跟當地連結,同時也想要協助對當地有熱忱的人們,當時幫了很多忙,像是以非常便宜的價格幫忙製作咖啡廳的網站,甚至是免費製作。

如果夠穩定的話或許還可以,但當時我想要花時間很仔細的去完成,相較於當地商店,他們畢竟是在做生意,所以希望可以快速完成。結果來說我沒有辦法達到他們的要求,產生一點裂痕後在社區中漸漸擴散開…。

理惠小姐:我們當時就討論什麼必須優先,並且速度快很重要。但是始終沒有辦法,我們夫妻就每天為了這個吵架。我當時為了要融入社區非常打拼,但為了這種事情而跟社區有了裂痕,受到了很大的打擊。

過了兩年,他本人反省了很多,「RISE UP KEYA」也開始活動,我也覺得因為有了那段時間才有現在的我們。雖然無法回頭,但也因為如此,我們決定以後跟別人有約定,不管什麼事情都一定要遵守。

夫妻倆面對著因為焦慮而產生的失敗,但還是不斷努力往前走。他們說那段期間真的學到了很多。

 

 

製作人窪田先生的福岡生活

3年前參加了「福岡移居計畫」的窪田先生,出生於宮崎縣。在東京工作之後,單身來到福岡。來看看他生活的模樣和移居的契機吧。

窪田先生:我和須賀先生,是我在東京做雜誌相關工作的時候,在一場下北澤舉辦,京都移居計畫×福岡移居計畫的活動認識。剛好是須賀先生移居到福岡的時機,也是移居還沒有很盛行的時候,我當下覺得,你是社長卻要拋下社員跑去福岡!這樣的工作模式讓我很震驚。

之後,我經歷了厚勞省的「九州筑後元氣計畫」,一個縣內(筑後地區)的創造雇用計畫,發現一樣在福岡的舞台,他們卻在糸島、福岡西邊非常活躍,旁觀者的我都覺得很佩服了。我想要成為他們的其中一員,於是在計畫結束後立刻加入了他們。

窪田先生、須賀先生、理惠小姐

 

窪田先生現在在天神附近的福岡市內生活。每天走路去「HOOD天神」的共享辦公室上班。

「HOOD天神」的共享辦公室
作為社區的工作空間,與西鐵合作營運的福岡共享辦公室「HOOD天神」

 

窪田先生:到辦公室走路要20分鐘。每週回去一次SALT,平常也會因為採訪到處飛。福岡的人真的很好。常常會聽到當地人對自己的地方說”這裡什麼都沒有”等比較負面的話,但是福岡人常常聽到他們正面的說福岡,聽起來很舒服。

因為體驗過了那種好,所以我這邊也可以很融入。我就是希望可以傳達這樣的舒適、這樣的舒服。

跟11位成員一起打拼,像是一個足球隊的公司

經歷了各種困難,失敗的經驗,須賀先生和「福岡移居計畫」重新啟動。和窪田先生等核心成員相遇,成為了現在「福岡移居計畫」的原動力。

須賀先生:我有時候真的步調很慢,又有一點我行我素(笑),40多歲了我又發現我常常會給別人添麻煩。一開始對僱用有一點恐懼感,但我發現公司不能一個人營運,那事件發生的時候我也痛定思痛。

跟窪田先生相遇,是SALT誕生之前。他非常老實,我感覺到了很耿直的力量。讓我覺得跟他一起,我有辦法創造新的公司。然後核心成員慢慢增加,現在剛好11人。有點像足球。老婆是守門員,回來福岡的鎌苅先生和我就是前鋒

窪田先生:我大概就在中間吧。就是連結IT團隊守住的防衛線和須賀先生們攻擊線的角色。

須賀先生:對啊,窪田先生守住HOOD天神,IT團隊聽著外面的浪聲還不斷寫程式來慢慢減輕壓力。早上9點45分還會把全國的據點連結起來,共享彼此在做的事情。

須賀先生「因為是在外人所以才可以完成的,想要創造出像光一樣的東西而創立的「SALT」。他就像是一個寶箱。」

須賀先生:另外我們每個月都會有一次宿營。東京的成員來福岡,然後一起討論公事私事。對我們來說這是件很重要。把各方的想法集合起來,一起思考該如何組織,就像足球會議一樣很歡樂的進行。

以前看不太到商業的未來。現在雖然薪水不太高,但是我們彼此共享著超越經濟上的,像是我們該如何讓世界更美好、結婚生小孩後繼續打造自己居住的城市等事情,所以我們才能夠繼續走下去。

符合自己的工作方式、生活方式

增加了許多可靠的夥伴,以一個團隊進展到下一個進度。雖然看似困難重重,但感覺過得愉快又充實的「福岡移居計畫」,現在有什麼樣的課題嗎?

須賀先生:高齡化不斷的日本,在整個產業感覺快要消失危機感當中,我覺得是不是更應該打開未來,讓彼此連在一起,必須這樣去工作。

以往都是分開來想的日本企業和地方的問題,將它們兩者連結起來越來越重要,擔任連接者的角色也越來越被需要。以這個角度來看,我們今年的主題就是更深一步的挖掘當地的人、商店、體驗,也可以算是我們的課題。

就這樣現在,去意識未來想要有的狀況,面對課題能夠保持自己,然後老婆和團隊不斷支撐這樣的我,是目前的感想。

理惠小姐:以守門員來看,數字上來說還不算太穩定,也常常被得分,但是有許多夥伴,有現在的狀況,各自都活出了自己的樣貌,所以能夠越來越正面。往後希望「+Wander」的使用者會越來越多,可以打造連結更多人的環境。

須賀先生:希望自己覺得還好住在這裡、住在這裡很開心的人們可以串連在一起,然後能夠一起打造人生的夥伴越來越多。不僅止於福岡這個地方,工作和生活、小孩的教育和食物等,希望也可以一起去打造。

窪田先生:這樣想的話,門檻就沒有那麼高了。覺得很煩,煩惱的時間太浪費了。我本身一開始也有收入會減少、能不能夠交到朋友等的不安,但現在想想好像沒什麼。來看看就會有辦法。我覺得移居過來真的很正確。

須賀先生:或許是因為地方有很多人會幫忙吧。我現在也覺得是周圍的人在支撐我,所以我覺得經歷過移居的我,現在更應該去協助即將要移居的人們。

福岡移居生活
工作和生活融合在一起,Life Work真的非常符合這個團隊!他們充滿了夥伴愛!

 

將自己的移居體驗為基礎,為了接下來的人們,不斷努力跟地方融合的「福岡移居計畫」。克服了種種難題,能夠將問題一個一個解決,自然而然有說服力,產生共鳴,移居者也可以和當地人、企業等地方融入,然後這樣良性循環。這裡感覺到的是一種「分享的心」。

以移居為主軸分枝很廣的「福岡移居計畫」,充滿魅力的活動沒有辦法在這裡一一介紹,但他們針對有興趣的人,舉辦短期居住,或是在各據點的共享辦公室開放見習。

突然提到移居,通常都會因為「門檻太高」而放棄,但先去感覺不錯的地方,跟當地的人接觸看看。就像旅遊一樣,趕受當地的風氣看看。然後如果有了「這裡還不錯」的地方。或許可以找到比現在更適合自己的工作方式,生活方式呢。

接下來的「福岡移居目錄」,會跟福岡移居計畫的成員持續連繫,接著介紹幾位打開一扇新門的成員們。

備註及參考資料

留下您的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