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yashi10_bhjdml

都市和鄉村,兩邊都有的我才像我

「都市」和「鄉下」,
「生產者」和「消費者」,
「家庭主婦」和「工作母親」,
「大量生產」和「看得到臉的生產」……

當說明一件事情的時候,感覺常常會為了說明這一邊的立場,而去批評了另外一方面的立場。或許會因此而感覺怪怪的。我認為,能夠適時選擇適合自己的生活模式,才真正是「豐富的生活」。

不過有時候,還是難免會批評跟自己不同的立場。我本身也有這樣的經驗,或許你也有。

這一邊,那一邊,不管哪一邊都很棒。難道不能夠彼此認同,不對立呢?這種想法越來越強的時候,我注意到了職業食用獵人林利榮子小姐的活動。

聽到職業食用獵人,或許會讓人覺得對吃很講究,或是格調很高。

但是透過採訪,我們發現的是一位非常平凡普通的林小姐。她告訴了我們往返都市與鄉村的生活之中,她所重視的事情。

林小姐(照片中央)

林利栄子(Hayashi Eriko)

1988年出生於京都市嵐山。從關西大學畢業後,在生命保險工作擔任業務。2013年進入NPO生命的鄉里京都村,擔任事務局長。跟師傅垣內忠正先生相識之後考取獵槍執照,開始成為職業食用獵人。現在一半是NPO職員,一半是自由業,往返京都市與鄉村地區,開始往返京都市與京丹波町為首的鄉村,過著雙據點的生活。

決定以職業食用獵人身分生活的那一天

聯誼、購物、旅行⋯⋯大學時代,然後上班後的假日,不外乎就是以消費活動為中心。而對偏鄉地區的印象,就停留在人口流失和高齡化。更不用說是跟獵人有什麼接觸了。一直以來都過著很普通的人生。林利榮子小姐這樣跟我們說。

原先擔任生命保險業務的林小姐,「我希望自己不是以金錢來跟別人接觸,而是跟自己有所接觸的人一起工作。」因緣際會之下,2013年加入了連結都市與農村的「NPO法人生命的鄉里京都村」,在那裡才真正開始與人直接接觸,也因爲如此發覺了重視人際關係的鄉村魅力,以及鄉村面臨的,例如破壞田地的野生動物等的問題。

在各種活動擺店面時自我介紹是NPO的工作人員,就會被當作「很熟悉鄉村的事情」,或是會被質問說,「人在京都市內,你有辦法協助鄉村嗎?」

但對於在相當便利的京都市內出生長大的林小姐而言,有太多她不了解的事情,許多問題她都無法回答。

 

NPO的第一份工作,是在活動中販賣生命的鄉里京都村開發的鹿肉包子或是在農村採收到的蔬菜。

我也想要做一些跟鄉村有關的事情–。
這樣想的林小姐,就開始思考如何一邊住在城市,一邊對鄉村有一些貢獻。

首先我想到的是移居。不過移居到鄉下,感覺就是要為了該地方奮鬥,壓力有一點大。而且我也很喜歡京都市內,想要住在京都然後做一些跟鄉村有關的事情。所以我認為,整個人完完全全浸泡在鄉下,從他們的視角生活,跟我的理想不太一樣。

接下來我想到的,就是農業。不過京都市內的自宅附近沒有農地,要租借農地太難了,所以最後也放棄。

移居和農業都不適合我。那該怎麼辦呢?當我不知所措時,透過朋友認識了職業食用獵人垣內忠正先生。

林小姐和垣內先生。職業食用獵人,就是不只是狩獵一些有害的野生動物,會進一步將獵物當作食用的獵人。

對打獵興趣的朋友邀請我,「我要去聽垣內先生談話,要不要一起去?」垣內先生是「NPO法人生命的鄉里京都村」的正式會員,於是就抱著很輕鬆的態度跟著去。

只這時候垣內先生說「林小姐你也來當獵人啊。很少有女性獵人。」對啊,雖然我不能每天都去打獵,但我可以週末去啊!忽然間豁然開朗了。或許當獵人就是可以住在都市,但又可以跟鄉村連上關係的事情。

非常意外地,感覺門檻很高的獵人一職,卻是感覺最容易實踐的。2013年6月加入NPO法人並認識了垣內先生,秋天取得獵人執照後,林小姐的人生開始大轉變。

考到獵人執照後,參加垣內先生主辦的「KYOTO獵人教室」,學了職業食用獵人應有的態度及技巧。
一旦走進山區,必須時時提高警覺

都市和鄉村,兩邊都有才像我

2013年冬天開始,平日在京都市內的NPO法人工作,假日就去到京丹波町或是南丹市等鄉村擔任職業食用獵人,林小姐的雙據點生活開始了。

往返都市和鄉村,他變得一個更有平衡的人。國中高中都是被夾在人與人之間,而現在就是變成都市和鄉村。都市和鄉村的生活風格完全不同。所以雙方都去體驗,才可以看見一起做比較好的部分,或是必須互補的部分。

活用都市和鄉下的連結,林小姐的活動範圍漸漸擴大。

2015年開始每個月會舉辦一場「Benison會」。針對對鹿肉和狩獵興趣的人,還有喜歡吃的,想要體驗看看打獵美食的人,都可以輕鬆參加,而每一次發出公告時,總是迴響熱烈!也有許多人因此而想要成為職業食用獵人。

一邊聽林小姐介紹打獵的故事,一邊享用生命。炸鹿肉、漢堡排、肉丸、烤肉等等,每道料理都是絕品!

另外,也會把都市的人帶去農村,讓他們在大自然裡面品嚐野生肉,或是打獵團等,計畫出許多林小姐才想得到的企劃,也努力讓野生肉品和打獵普及。

對吃很有關心的都市人對野生肉有興趣而參與,而因野生動物的而煩惱的鄉村則是一獵人參與,我在他們兩者之間。因為有我在,希望野生肉和打獵的門檻會降低。

以職業食用獵人的身分活動,圍繞林小姐的環境改變了許多。不過林小姐也說,不希望以前的朋友覺得她變成特別的人,或是變得很清高。

從學生時期開始,只要稍微跟別人走不一樣的路,就會被以異樣的眼光看。現在雖然在鄉村活動,但我本身一點都沒有改變。針對跟我有不同價值觀的人,大部分的人都會帶有敬而遠之的態度,無法理解的樣子。不過我不希望他們這樣覺得。

所以我才選擇住在京都市內,同時做跟鄉村有關的事情,之後也會持續貫徹我的做法。

那些不會參加有陌生人的聚會,或是對打獵沒有興趣的朋友,開始一起來參加「Benison會」,或是支持她都讓林小姐非常開心。從她開心的表情,可以看見29歲林小姐最真實的一面。

為了要一直喜歡鄉村,所以以「孫子」來參與鄉村

因為沒有住在鄉村,所以可以客觀地看事情,也因為有持續的回到鄉村,所以可以理解鄉村的課題,並與之產生共鳴。

就算再怎麼喜歡鄉村,要持之以恆還是很困難的。與鄉村互動的過程中,林小姐把什麼看得最重呢?

不管跟鄉村的人變得多要好,都不要變成像兒子女兒那麼的親近。大概就是保持著來鄉村玩耍的孫子的立場。

「有這種吃法啊!」「為什麼會這樣呢?」對每一件事情都保持好奇,不懂的事情就問。很重視不太過親近,也不太過遙遠的距離感。

跟人保持關係,沒有什麼都市人和鄉村人的區別。偶爾也會因為人際關係而煩惱、失落,但包含所有這些才是人生。所以如果想要持續跟鄉村保持關係,想要持續做一件的事情,那做自己喜歡的事情比較好。

先以自己為出發點開始做,然後再去為了別人行動,或是去接近理想,如此一來自然而然就會形成持續不斷的關係了。

因為沒有正確答案,才需要朝向可以彼此認同的社會

小孩問說「鹿好可憐,為什麼要吃他們?」因此開始思考應對有害野生動物的意義,還有所謂的食育。

女性職業食用獵人的食量還很少。林小姐身為先驅者,看見了什麼樣的未來呢?

不會因為成為了什麼人,或是做了什麼工作就可以放心。所以我想要獲得更自由。希望自己可以成為能夠選擇住在自己想住的土地上,在城市裡跟想要一起生活的人的一個人。然後當別人看見我,希望他們會鼓起勇氣說,原來也有這樣的生活方式。

接下來,她非常親切的告訴了我們心目中理想的社會。

希望可以成為更認同彼此的社會。開始打獵以後,對保持者與自己不同價值觀的人,我發現我不會有厭惡感了。對於選擇跟自己不同立場的人,硬要逼他們跟自己的價值觀一樣實在是有點可惜。

生活方式、生活態度沒有正確答案,所以沒有所謂對或錯。如果可以建立起彼此可以認同的關係,或許可以生活得更輕鬆吧。

「咦,這是鹿肉?」希望可以從大家都不熟悉,變成很普通的肉品。

像都市和鄉村一樣,立場不同的人彼此間理解,協助,必須要有像是林小姐這樣的溝通角色。住在都市傳達鄉村事情的人。住在鄉村傳達都市事情的人。把現有的行動範圍稍微擴大,你一定也可以成為兩者之間的溝通者。

住在這世界上的每一個人,如果都稍微擴大自己的視野,世界或許會更精彩豐富,變得更好生活。

現在要不要去看看,您在意事情的另外一面呢?

備註及參考資料

留下您的意見